致我所爱,玩把情怀

爱情是男女双打,是双剑合璧,是男女声二重唱,需要两个人一起去配合,去修炼,去歌颂,去坚持,去付出,去勇敢,才能在爱情这张答卷中做满一百分,成为传说中的一百分恋人。

深更半夜的人民公园,一男一女从墙上先后翻下来。

男生抱着被子,女生抱着枕头,两个人鬼鬼祟祟地摸着黑往前走。

男生叫坚果,女生叫冰块。

树木掩映下的一片草地。

坚果难掩兴奋,胡乱把褥子和被子铺好,饿虎扑食一般扑向冰块,冰块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坚果扑倒在地,两个人根本就没滚到被褥上。

青草香味扑鼻而来,树梢上有断断续续的蝉鸣。

坚果哼哧哼哧地冲刺,冰块脸上带着潮红的微笑,看着夜空中的星星,在找她熟悉的星座。

坚果偃旗息鼓之后问了一句:“现在能给我一百分了吗?”

冰块一声冷笑:“还不够。”

坚果一听,怒了,去挠冰块的痒。

两个人打打闹闹,不自觉声音就大了。

一阵手电筒的光芒如探照灯一般射过来,坚果和冰块正在激战,吓得定了格,好像一动不动就能不被发现似的。

守门的大爷一手抄着手电,一手拎着电棍,一溜小跑地杀过来,嘴里喊着:“又是你们!都给我别动!”

坚果和冰块胡乱穿上衣服,抱起被子,拔腿就跑。

大爷在后面一路狂追。

百忙之中,冰块去看坚果,只见坚果脖子上套着自己的胸罩,头顶上还沾着青草,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一笑破了气,放慢了速度,眼看着大爷就要追上,坚果一把拉起冰块,脚底抹油,高速飞奔。

两个人绕了个弯儿,一头扎进灌木丛里,各自屏住了呼吸,只留下一手拿着手电电筒,一手拿着电棍的大爷骂骂咧咧,茫然四顾:“现在的年轻人还要不要脸了?”

灌木丛里,坚果和冰块憋住笑。

时间倒回到高中。

高中校园里,有两个神秘的团体。

一个叫“艺术生”。

一个叫“体育生”。

艺术生主攻艺术,有自己的画室,能画画,有DVD,能看电视,闲人免进,几乎是独立领土。

时间宽裕,文化课压力小,只要专业作业完成,有大把的时间谈恋爱,搞文艺。

而且,因为审美不俗,穿着打扮鹤立鸡群,在一群穿着臃肿校服的男生女生中间,非常惹人注目。

不止如此,艺术生受到艺术家长年累月的熏陶,思想开放,超前,早熟。在大部分少男少女还分不清谁比谁多一个洞的时候,人家已经把恋爱谈得风生水起了。

冰块属于艺术特招生,对着一个垃圾桶也能画出印象派,家里也希望把冰块培养成艺术家。

体育生,众所周知,有一技之长,或者是长跑耐力强,跑五千米面不改色心不跳,还能去打个篮球献个血,或者是憋气跳远能摆脱地心引力。文化课压力也不像普通学生那么大,除了训练,也有大把的空闲时间用来评比校花,调戏拉拉队员。

坚果之所以能进重点中学,全靠着爹妈给的好耐力,五千米跑起来风生水起,在学校里几乎没有对手。

坚果自己说,从小爱惹事,偷西瓜,戳马蜂窝,没事就被追着跑,所以练了一身本事。

体育生都属于身强体壮,荷尔蒙旺盛的少年,仅仅靠着训练是不可能发泄完剩余精力的。

好在他们有很多方法让自己累。

除了加强训练,负重跑,上重量,还有一些别的手段。

比如献血,刷夜。

坚果有一个一起训练的队友,大家都叫他壮士。

壮士资源丰富,据说校园里流传的80%以上的成人漫画都源自壮士。

壮士很快就对成人漫画厌倦了,决定搞点刺激的。

有一天训练结束,大家聚在一起互相放松肌肉,壮士拉着坚果和几个要好的朋友,神神秘秘地说:“我找到一张毛片,据说特别好看,你们想不想看。”

正在发育的少年们都咽了口水。

坚果首先提出疑问:“可是去哪看呢?”

壮士高傲地笑笑:“我自有办法。”

艺术生每周都要外出写生,壮士托了关系,以十包棒棒糖的代价,骗来了画室的钥匙。

几个少年偷偷摸摸地摸进了画室,关好门,拉上窗帘。

像是捧出圣物一样捧出了那张已经有很多划痕的DVD,封面上两个金发美女正在搔首弄姿。

定力浅的就看了个封面腰里就已经小鹿乱撞了。

坚果等不及了:“你倒是快点啊。”

壮士三下五除二地折腾好,几个少年朝圣一般看着渐渐亮起来的电视屏幕。

作为都没见过世面的青春期男孩,当第一个画面跳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呆住了,脸像是红灯一样红,心跳像是引擎一样快,每个人都身子紧绷,动作僵直。

请自行脑补以下画面:

孙悟空从耳朵眼儿里掏出小小的金箍棒,然后念了一句“大大大”,如意金箍棒直入云霄,捅破了天空。

空气里都充满着紧张的气息。

就在最激烈的时候,门砰的被推开,冰块背着包站在门口,嘴里还咬着一个苹果,不明所以地看着画室里不期而遇的几个全身通红、齐刷刷看向自己的少年,然后又看看电视机上的画面,瞬间明白了一切。

冰块怒气冲冲,转身就要走。

壮士突然大喊一声:“拦住她!”

反应最快的人就是坚果,坚果一跃而起,扑向冰块,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像是空对地导弹撞击地面一样,把冰块重重地扑倒在地。

壮士和其他几个少年,看着眼前的一幕,很久才反应过来,壮士跳起来去关电视机。

为了能让冰块守口如瓶,哥几个出卖了尊严。

壮士说:“你说吧,要怎么样才能替我们保守秘密?”

冰块瞅了坚果一眼,说:“你们自己表现吧。”

哥几个把身上的生活费凑了凑,决定请冰块吃饭,溜冰,看电影。

冰块很豪气,很快就和壮士他们打成一片。

倒是坚果觉得不好意思,只要冰块一看他,他脸就红到了耳朵边儿。

冰块觉得坚果很可爱。

看完电影,大家一起回学校。

分别之际,冰块指着坚果:“你,送我回宿舍吧。”

坚果受宠若惊,看看兄弟们都羡慕嫉妒恨地跟他使眼色。

走在夜色里,坚果不好意思先开口。

冰块就观察他,等着他说话。

坚果就低着头红着脸哼哧哼哧往前走。

冰块停下来,坚果也没看到,还继续往前走。

冰块忍无可忍:“喂,你哑巴吗?”

坚果这才发现冰块在自己身后,连忙回头:“我不是哑巴。”

冰块笑了,用下巴对着坚果示意:“过来。”

坚果默默地走过去。

冰块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那个……毛片……好看吗?”

坚果愣住。

就这样,两个人正式建交。

坚果训练的时候,冰块就捧着画板坐在操场上,随意画点什么,大部分时间,冰块画的都是坚果跑步时候的速写。

放松肌肉的时候,大家都围着冰块,冰块就给每个人都买可乐,很快就在体育生中就有了极高的人气。

大家都喝可乐的时候,冰块看着趴在垫子上放松的坚果,突然脱了鞋,踩上去:“我来给你放松啊”。

坚果疼得惨叫,但又觉得无比幸福。

坚果兑现了承诺。

找壮士借了毛片,和冰块偷偷地去画室,又从头看了一遍。

整个过程中,坚果保持着军人的姿势,紧张得全身通了直流电,僵直,倒是冰块一边叼着苹果,一边表情丰富多样地感慨:“原来就是这样生孩子的啊。”

第二天训练,壮士就问坚果:“你到底有没有把冰块办了啊?”

坚果有些不好意思,摇摇头。

壮士拍案而起:“你行不行啊?毛片都一起看了,还没办?你俩晚上干嘛了?”

坚果很不好意思地说:“她给我讲了一晚上的文艺复兴。我给她讲了一晚上的奥运会的发源。”

所有人都喷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