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的诱惑

江小姜从民政局走出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

淅淅沥沥的雨下得没完没了,打得路旁的梧桐树都蔫头耷脑。江小姜刚要去拿放在门口便民箱里的最后一把伞,不想被斜刺里伸出的手抢先抓住。江小姜拿了个空,回头一看,就看到顾明生的贴身秘书正冲着她一笑,说:“江小姐,抱歉。”

“你们两个开车来的,还要跟我抢伞?!”

江小姜瞪他,他耸耸肩,无奈道:“总裁的命令。”

“他要你这样你就做,他要你去跳广场舞你跳不跳?!”

“如果总裁下了命令的话。”秘书微笑,“这就叫作职业素养。”

两个人正说着,从民政局里又走出个人,那人路过他们时面无表情地说:“和无关紧要的人这么多话,嫌工作不够多吗?”

秘书闻言,连忙低眉顺眼地撑开伞跟在顾明生身后。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江小姜大步上前,拦住顾明生,恶狠狠地道:“你说谁无关紧要?!”

顾明生步子不停,很流畅地从她身边掠过。江小姜张着手臂有些尴尬,刚要发怒,秘书适时地转过头冲她挤眉弄眼:“一大群记者还有五十秒到达战场。”

这简直是催命符,江小姜立刻收敛怒容,装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女表情,记者看到她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他们的离婚细节。

江小姜玉女出身,如今江湖地位已经稳定,便定位为优雅的仙女姐姐。她闻言一笑,带着三分哀愁,和一丝洒脱,道:“总归是缘分已尽,他很好,只是不适合我。”

“江小姐,还能再说些细节吗?”

她刚要添油加醋抹黑顾明生,记者们却忽然像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一样,放过了她,向她身后围了过去–

果然又是顾明生!

江小姜真的觉得,顾明生不去演戏而去做生意实在是屈才了。刚刚还摆着一张“晚娘”脸,此刻却面容肃穆苍白,连嘴唇都褪去血色,眼底有三分红色,仿佛熬过了长长的深夜,他面对记者的镜头,却深深地望向她,千言万语,竟是无话可说。

总而言之,就是一张“怨妇”脸。

江小姜被他气得话都说不出,就看着秘书挡开记者们,说着“无可奉告”。路过她身边时,顾明生忽然停下脚步,伸出手,轻轻地摘下她鬓边沾着的一朵小枣花。

“小姜,”他说,“往后好好照顾自己。”

论装腔作势,顾明生实在是行家里手,奥斯卡奖不颁给他,都对不起他。第二天的娱乐版头条,写的全是“影后无情,抛弃相恋多年爱人,是感情的淡薄,还是另有隐情”。

配图则是顾明生那张幽怨的脸。他长得好,五官精致,身材又好,腹肌八块,还能让江小姜坐在他背上做俯卧撑,过去他们谈恋爱的时候,只是放了几张偷拍图在网上,他就有了后援团,一群小萝莉含羞带怯地说:“欧巴,等我们长大,就嫁给你。”

那时江小姜就冷笑说,他将来肯定要犯重婚罪,他一笑,把她压在床上,慢条斯理地啃她的脖颈。她怕痒,求饶半天,他才放过她,面不改色地说:“那你过来‘赔礼道歉’一下。”

热恋中的男女,赔礼道歉能干吗?江小姜被他折腾得腰酸背痛,他在家陪着她不去上班,传出去,她在圈子里就背上了红颜祸水的美名。

更不要说现在,她竟然敢抛弃顾明生,主动提出离婚。

主流媒体只是议论,那些小报就已经开始骂她水性杨花了。她把经纪人递来的报纸揉成一团,想了想扔进了马桶里往下冲。经纪人在一边,小心翼翼地建议:“不然,你跟顾总认个错吧,再这样下去,你会被彻底抹黑的。”

“这是我的错吗?!”江小姜气得要疯,“我从前就知道他是个贱人,没想到竟然这么贱!让我跟他认错,除非我冲下去的报纸能回来!”

话音刚落,马桶“咕噜咕噜”两声,刚刚冲下去的报纸缓缓浮出水面。

经纪人说:“你家的马桶好像堵了。”

江小姜:“……”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