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妖女又怎样?

四月庐州繁花锦绣,阳光晴好,茗春楼里熙熙攘攘,诸位客官纷纷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地听着说书人瞎扯淡。

“话说半年前,魔教率兵血洗雁南山,偌大一座山头被杀得静寂无声,了无半点生气!”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而我咬牙切齿,单手捏开一颗核桃。

“再说三天前,朝廷拨给陈州十万两黄金赈灾,却在一夜之间被魔教劫掠!那群禽兽不如的东西,竟连百姓的救命钱都抢!”

手中核桃瞬间化为齑粉,我“嚯”的一声拍案而起,吓得说书人摔掉了手中醒木。

“小二!结账!”

话音未落,一阵清风倏然从鬓边袭来,我连忙侧身闪开,堪堪躲过那犀利的寒光。来人是一身冰蓝色窄袖长袍的年轻男子,明眸皓齿,俊朗非凡,此刻手握长剑,横在身前。

我不由蹙眉:“阁下有何指教?”

他扬眉一笑:“在下六扇门秦羽,在此观察姑娘多时。”

对于官府之人,我并不打算理会,转身欲走,他却不依不饶地出招拦截:“在下奉命调查黄金失窃一案,怀疑姑娘是魔教中人。”

周围看官一片哗然,迅速地四处逃散。我想起离教前,左护法千叮万嘱不可惹是生非,于是咬咬牙,道:“你认错人了!”

他笑吟吟地看着我,将自己的分析娓娓道来:“首先,你方才听书时那暴起的青筋,浮夸的白眼,都充分证明了你的不悦;其次,你碾碎核桃的招式,外催内全,刚柔并济,正是灵教的化骨魔掌!最后,姑娘生得美艳妖冶,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我……我还真的无法反驳自己的美!

见我不言,秦羽伸手就要将我捉拿归案,我连忙抽出银流鞭与之过招纠缠。可万万没有想到,他虽瞧着白净文弱,功夫却出奇地好,我眼看打不过,连忙夺窗而出,驾起轻功逃之夭夭。

然后那厮就追了我整整三天。

夜深露重,鳞次栉比的屋瓦上,两个人影一前一后跳跃追逐。最后我忍无可忍,骤然转身对他喊道:“万水千山总是情,大侠饶命行不行?”

他正义凛然地摇摇头,表示一定要将我上交给朝廷。既然一场恶战在所难免,我索性不再逃避,开始手脚麻利地脱衣服,打算以美色诱之。

果然,他微微红了脸,语重心长地教育我:“有架好好打!姑娘,你的想法很危险啊!”

“是吗?”我露出一个自认为妩媚勾人的眼神,满含挑逗意味地将外裳脱下朝他扔去,同时袖内甩出三枚银针,径直朝他飞去。。

趁着秦羽闪躲的空隙,我连忙转身逃跑,冷不防背脊传来针扎般的疼痛,随即四肢五感被迅速麻痹,不一会儿便全身僵硬,意识渐渐模糊。

恍惚中,我瞧见秦羽来到身前,手里捏着剩下的两枚银针,挑眉质问道:“衣服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