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鬼?

我叫王众,是个孤儿。从小跟我华叔长大,华叔把我更看成是徒弟来对待,一言一行都严格。而在别人眼里,华叔却是个怪人,会妖术,那是他们是不懂得其中的奥秘。

我十五岁开始跟华叔学神打,所谓神打,就是古圣先贤在生活中领悟到的一套让人们怎样回归自然的方法。神打又称请神上身,善避刀枪,修炼更高敬意,甚至可以上刀山,下油锅。更有高手,用神打降妖捉怪。

两年前,华叔施法使我开了金眼之后,我不止一次,在黑夜深幽的野外见过鬼。甚至在我自己的住处,搭盖在海边的两层小木屋里也见过。

那时我正读高中,当我每次和同学们提及到鬼,结果只是惹来一阵讪笑。

“王众,你当真见过鬼吗?”

亚根用手托着腮向我做个鬼脸说道。

“哼!相信他在搞鬼罢了。”张元冷笑几声,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说。

而其他同学跟着起哄,一阵狂笑。

“难怪你们不会相信的,以前,以前我跟你们一样。可是自从……”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亚根不等我把话说完抢着说:“自从开了金眼是吗?哈哈,只有你看得见,我们看不见那就好办了!因为你可以随便胡说八道,你可以说看见清朝的亡灵,可以说看见明朝的鬼魅,或者什么什么!我们有什么办法证实你在撒谎?”

我被这几个人闹得真没有办法,当时没有与他们争辩,也没有什么可说。

放学之后回到家吃过晚饭,独子坐在海边的小木屋里,满肚子气。

退潮了,阵阵腥臭带咸的气味,由地板的缝隙生起来。秋天的斜阳仍旧热的叫人喘不过气来。同学们的嘲笑声不断地在我耳边响:“自从开了金眼是吗?只有你才看见……”

“他们认定我撒谎呢!”我在心里不止一百次反复对自说。直到睡在床上,我仍旧不舒服,因为我对他们说的全是真话。干脆,明天一早找师父去。

“就是因为这件事来找我么?”华叔说道。

“师父,被他们的无知所打败,真的有理说不清!”我叹了口气说。

“王众,那你打算怎么办?”华叔面色凝重的问。

“我要他们相信有鬼,要他们亲眼看见鬼。”

“为什么?”华叔走进我身边,把眼睛瞪的多大问我。

“为的是证明我不是撒谎之人。”

华叔沉寂一段,而后说道:“好吧,叫他们都来,这等小事,我还是有把握的。”

为了洗脱“说谎者”这个不名誉的称号,周六约好了亚根、张元和几个要好同学,叫他们一起到我的小木屋过夜。

周六,张元、亚根、亚发,带了些生活用品和衣物,跟我一齐到海边的小木屋过夜。

晚饭后,我在小木屋底层点上了一盏油灯,灯光暗淡无力的在摇晃,好些角落仍旧被黑暗支配着,楼上更是一片漆黑。

几个不相信有鬼的年轻人,围着木台坐着,见他们的神色都带有轻蔑之意,我心里到有几分好笑。

“王众,你真的可以使我们见到鬼么?”张元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我说道。

“我倒是不能,不过我师父一会就来,全看他的。”

“告诉你,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今天我们哥几个来,就是想看看你小子搞什么鬼把戏罢了。”亚根哼的一声后,冷冷说道。

其他人也随声附和,我不做任何过多的解释,静等华叔的出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