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谣

“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二姐躺在池塘边。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看青,三哥飞在半空中,四姐靠在石头边。天青青,草青青,弟弟妹妹去寻青,小妹穿着红衣裳,小弟和狗闹翻天。”

天青村,几个孩子手拉手,围成圈,一边跳一边念:“天青青……”路子佩看那些孩子,疑惑:“哥,这些孩子在念什么啊?”路子钦摇头:“走吧,赶紧去找村长,我们不是来玩的。”路子佩点头。村口一个四处张望的中年男人看到他们,立刻笑着跑向他们:“各位是A大的高材生吧?”路子钦笑着点头:“我们是A大的,但高材生不敢当。”男人笑了:“辛苦你们敢这么远的路到我们这个小山村,我叫天亦夏,是村长的侄子,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村长。”六人跟着天亦夏到村庄中央,一老人一脸和蔼的看着他们:“各位高材生,路上辛苦了。”莫北环顾四周,没说话。路子佩摆手:“村长,叫我们老师就行了,我们是来助教的。我叫路子佩,这是我哥路子钦,这四位是莫北,宁米涵,肖楚楚,刘科越。”村长:“好好好,亦夏,带几位老师去他们的屋子。”天亦夏点头,看六人:“各位,跟我来。”

学校旁的一间屋子,男女生各一个房间,各自放好行李,再到村长家。村长家门前的小广场上摆上了酒席。村长看见六人,笑呵呵的招呼六人入座。肖楚楚点头谢意:“村长,这,不好意思,劳烦你们弄这么多。”村长摆手:“没事没事,几位老师能到我们这小山村助教,我们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嫌麻烦,坐坐坐。”天亦夏端上菜:“小肖老师长得真水灵,希望我闺女长大后,跟小肖老师一样。”肖楚楚笑笑:“没有没有。亦夏大哥,你闺女多大了?”天亦夏:“昨天刚出生。小肖老师,给我闺女起个名吧,我们这女人姓青,单字。”肖楚楚思考一会儿:“青意,如意的意,希望她找到如意郎君,万事如意。”天亦夏连连点头:“好好好,就叫青意。”莫北扫视众人一眼,不说话,静静地吃饭。其他五人和村长他们聊得很开。

隔天一早。他们早早起身,在校门口等孩子们。孩子们陆陆续续跑进学校,也不忘跟他们打招呼。孩子们看到莫北沉这一张脸都不敢靠近他,打了招呼就跑了。肖楚楚走到莫北身边:“别老沉这一张脸,孩子们都不敢靠近你。”莫北看肖楚楚:“没事,我教体育,严肃点也好。”另一边的宁米涵皱眉:“莫北怎么只跟肖楚楚讲话。”刘科越跟孩子们打个招呼:“美女谁不喜欢,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比得过肖楚楚吗?”宁米涵冷哼。

一天的课程结束,他们看着孩子们出校门。“天青青,草青青,哥哥姐姐去踏青,大哥站在榕树下……”路子佩皱眉,又是这童谣。他们回到住处。路子佩:“嗯?哥哥还没回来吗?”宁米涵回忆着:“从下午第一节课后就没有看到他。”肖楚楚皱眉,看屋子,在他们之前,似乎没有人回来过,那么路子钦回去哪?肖楚楚:“我们去找找,路子佩,你去找村长,我们分头找。”肖楚楚跑出屋子,莫北跟着她。肖楚楚看莫北,皱眉:“莫北,分开找会快些。”莫北戳戳她的头:“身为路痴的你,你还没找到路子钦,你就迷路了。”肖楚楚捂着额头,嘟嘴。莫北的嘴角微微上挑:“走吧。”路子佩找到村长,带几个青壮年去寻找路子钦。

“路子钦!”“路老师!”“哥!你在哪!”村庄东面的大榕树下,一人,直立在那,瞪大了眼。看到路子钦现在半空,肖楚楚双腿一软,莫北立马扶住她,抱住她颤抖的身体。一个人影从他们身后闪过,莫北回头,却什么人也没有,连脚印也没有。宁米涵也到了,看见路子钦,失声尖叫。陆陆续续有人赶来。“哥!!!”天亦夏指挥人:“快,快放下来!”两个男人上前,将路子钦放下,探鼻息,摇头。路子佩两眼一翻,向后倒去。天亦夏立马扶住:“小路老师!小路老师!”宁米涵看到莫北抱着肖楚楚,咬牙。

在村里,手机没有信号,只能派人去最近的小县城报警。村长叹气:“各位,我对不起你们,你们刚来第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四人都没有说话。莫北让肖楚楚靠在自己怀里,轻拍她的背。村长:“一定,会还给你们一个公道,早点睡吧。”村长长长叹口气,离开屋子。路子佩还处于昏迷,在村医那。莫北带肖楚楚进屋:“楚楚,有事就叫我,我给你们守夜。”肖楚楚面无神色的点头。莫北摸摸她的头:“好好休息。”莫北出房间,正好宁米涵关上门看肖楚楚:“装得很好啊,白莲花!”肖楚楚抬头:“米涵,大家都是朋友,你为什么不伤心,现在子佩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好好的助教,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宁米涵不屑的看她,冷哼:“继续装!”房间外,莫北坐在大厅中扶额,到底怎么回事。天亦夏进屋:“你们还没休息?这个是在路老师身上找到的。”莫北接过天亦夏手中的小纸卷,打开——“情人眼里出西施,每对卿卿每销魂。”莫北皱眉,好熟悉的字体,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