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真情

人的一生总是形形色色,爱情就是七彩的气泡,好看可又轻易破碎,有些人修成正果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有些人被爱情折磨的死去活来,今天我给大家说个一年前的爱情故事。

刘斌是我家乡的一个发小,自从我上城谋生后两人就很少见面了,事隔多年也不知道刘斌是怎么得知我电话号码的,他联系我说想来我这投奔几日,问他原因,他说是为了爱情。

刘斌来到我家后怪异的事情就不断发生,直到我见到她后刘斌才告诉我实情。

刘斌来暂住后,他每天一早就出门很晚才回来,有时更是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对于刘斌的行为我全当恋爱阶段必然发生的事情。

刘斌晚上在家时,他会与那女的通电话到很晚,有时凌晨3点了还在通电话,说实话他的追爱过程已经影响到我了,可看在刘斌每早给我做早餐的份上我就忍忍过了。

一天早晨我醒来,走出客厅就发现餐桌已经摆好了早餐,我洗漱完刘斌也走出了卧室他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这已经是习以为常了,每天都是这样的节奏,我想他应该是做好早餐然后回去补觉的,这小伙起早追真爱还得给我做早餐不容易啊,想想我最近对他有点冷淡心里不免有点愧疚。

迟早早餐后刘斌就出去了,我把碗筷丢进洗手盆里然后进屋码字,这些碗筷刘斌回来后会洗,当然他啥时候洗我也不知道,反正第二天碗筷都是干净的。

中午我在卧室码字时听见厨房传来洗碗的声音,我以为是刘斌回来了,于是接着码字灵感来了可不能错过。当我码完一章稿后出去倒了杯水,然后对着刘斌的卧室喊道:“刘斌一起出去吃饭吗?”等了一会不见刘斌应声,我就走向卧室敲了敲门,刘斌的卧室门并没关紧,我这一敲门就推开了。

卧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我撇撇嘴暗道:“这家伙不会特意回来洗碗的吧。”我想刘斌这么早回来洗碗可能今晚不会回来了。

刘斌不在一个人出去吃饭也是无聊,于是我点了外卖然后继续码字,我码字喜欢开着音乐,这次开着有点大声外卖小哥敲门我没听见,当他电话给我时那怨妇般的语气让我汗颜。

当我走出卧室时不尽一愣,只见餐桌上摆了2菜一汤还有一碗白米饭,我就纳闷了,难道刘斌回来给我做午饭了,可刘斌从来的第一天就没给我做过午饭啊。

拿了外卖后,我看了眼外卖然后在看看餐桌的饭菜,我把外卖扔在一旁吃起了餐桌的饭菜,饭饱后我把碗筷扔进洗手盆然后进入卧室码字,这次我音乐开的不是很大声,在我码字时又听见厨房传来洗碗的声音。

我就纳闷了,刘斌难道一直在家里?

我走出卧室时厨房的洗碗声消失了,刘斌卧室的门是开着的,我敲开他门后就没关,卧室里没人,我走向厨房,只见洗手台上有一个洗了干净的碗,可厨房并没见刘斌的身影。

“刘斌你在家吗?别躲了快出来。”不知为何我喊出这句话时声音有点颤抖,我是写灵异灵异小说的,脑海下意识的脑补了一些吓人的场景,若是刘斌真的不在家那我的想法就证实了。

“刘斌你呀的再出不来就给我滚回老家。”说实话我开始害怕了,说话也不近人情了点。

“对不起别赶他走行吗?”我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女声,这吓的我脑子一片空白,我身后可是厨房,刚才我确认过了厨房没人啊。

我机械的转过身,我身后站着一位清纯可爱的女孩,说是站着还不如说是飘着,女孩的脚并没接地。

“你是人是鬼?”问出这个问题我觉得自己够傻的。

女鬼被我问的噗呵一笑道:“你的表情不是已经说明答案了吗。”女鬼说完后很自然的飘到了沙发上坐下,然后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一人一鬼保持了五分钟的沉默,她不说话我不敢乱动,就这么傻缺的原地站着。

“我叫萌萌,刘斌是再帮我找父母,一次我和同学去郊游时再刘斌家乡发生了意外,我最后的印象就是同学把车开进山沟里了,我醒来后就是这幅样子,我想回家可我的灵魂离不开车祸现场,我那些朋友的灵魂并没与我一起,他们可能都还活着,我真为他们感到开心活着真好……”

萌萌讲述了一个多小时我才把事情弄明白,原来萌萌醒来后就是魂魄状态,她的尸体早已不在原地,应该是与她那些同学一起送走了,萌萌无法离开事发现场,她整整在那山沟沟里待了三年,直至刘斌一次偶然进入山沟沟时两人遇见了。

刘斌这人胆子不是一般的大,他听说萌萌无法离开山沟去找父母,于是刘斌就找尽办法帮萌萌出山沟,这办法一找就是一年,这一年里刘斌每天都会去山沟里与萌萌聊天,两人竟然聊出感情来了。

一个月前刘斌得知一个办法,处女的月、经可以避开一切法术的探知,也可避开黑白无常的追捕。

刘斌也不知道去哪搞了个卫生巾,然后让萌萌进入里面,萌萌当时是啥心态我不知道,不过从她边说嘴角边抽搐的表情不难猜出,她一定被恶心到了,毕竟她自己也有那玩意,谁叫为了找父母只能委屈自己了。

萌萌父母住在MX市,距离我这里200多公里,刘斌想到我离MX市不远,于是就惦记起我了。

这里得说一下,每天的早饭都是萌萌做的,因为她觉得白住我这也不好,于是就给我们当家庭主妇了,她每天都与刘斌一起找父母,时间过去一个月了,萌萌MX市的父母早已搬家,两人每天都是一无所获,萌萌都放弃找父母了,她觉得自己到时候劝劝刘斌找个媳妇生个娃,自己可以见证最爱的人获得幸福,所以萌萌今天才没有出去找父母,然后又给我做了顿中饭才导致我发现她的。

说实话这姑娘若是活着多好,真是红颜薄命。

在我们聊天时,刘斌突然打开了客厅的门,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萌萌,然后意识到了什么,瞬间对着我笑道:“你怎么在厕所看电视啊。”

以前刘斌回来都是一脸的沮丧,他今天竟然是笑的进家,我想他八成找到了萌萌的父母,在这一瞬间我开始为他两担心了起来。

我认识一个阴阳法师给我说过,鬼魂还愿后灵魂会进入地府领罚,当惩罚结束后可获得投胎的机会,这个投胎的机会可是强制性的,因为地府也会鬼满为患,人的结尾是死,鬼的结尾是从新获得新生,六道轮回就是如此。(看过我小说的,应该都知道我认识这么一个阴阳先生,现实中的确认识,不过他专业是看风水改格局。)

“萌萌的父母找到了吗?”在刘斌准备进卧室时我急忙问道。

刘斌停下了脚步,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我,萌萌坐在沙发上甜甜的笑着。

当我解释与萌萌碰面得经过后刘斌才呼出了一口,然后兴奋的对萌萌说道:“我找到你父母了,而且你还没有死!”

刘斌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原来萌萌并没有死,她目前成为了植物人,她父母为了给她治病钱都花完了,无奈之下才把房子卖了。

萌萌听完后表情特别丰富,那是高兴,兴奋,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就是疑惑的表情,我知道她疑惑的是什么,于是解释道:“人在受到严重的撞击下有可能会导致魂魄立体,魂魄就是一个人的精神体、智慧体,当魂魄离体后人就会变成植物人。”

我的话让刘斌与萌萌云里雾离里的,不过我也没做多解释而且给阴阳大师打了电话,问他这种情况怎么解决。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