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种的是什么

“各位同学们,咱们现在来到的地方,是位于郊区的快乐小农园,在这里,咱们要度过有意思的一个月。”

一片空旷的田地里,一名戴着眼镜的年轻女老师面带微笑的对一群小朋友说话。

女老师叫夏珊珊,小朋友们一共五十名,七八九岁,大家都是红河小学二年级三班的,夏珊珊这次带同学们来到这里,是为了让同学们体验一下乡村田地的生活,更主要是一个任务。

夏珊珊出生在农村,从小和各种各样的农作物打交道,长大后,成了一名光荣的小学老师,传授给同学们各种各样的知识,本以为这样就足够了,可是前几天,夏珊珊交给同学们关于不同植物的样子时,同学们都面面相觑,原来,同学们都没有见过这些东西,也难怪,城市里面长大的孩子们,怎么可能见过种类如此繁多的植物呢?于是夏珊珊灵机一动,带同学们来到这里。

用了半天的时间,夏珊珊带领同学们转完了各种各样的植物,旋即,夏珊珊对同学们说:

“问问大家,这些植物好不好看,大家喜不喜欢?”

“好看!喜欢!”

面对夏珊珊的问题,大家异口同声,充满欢喜的回答。

“那好,既然大家喜欢,那我们接下来一个月,都要在这里,和这些植物度过,好不好呢?”

夏珊珊继续问。

“太好了!”

同学们大喜,甚至有的人高兴地蹦起来。

“大家喜欢,我就开心了,但是虽然是一个月的课外学习,我们还是有任务的,咱们的任务是这样的,大家每人在寻找一种植物,什么都可以,然后将它种在地里,以一个月时间为期限,一个月后,谁种的植物长出来的多,谁就获胜,获胜的人,能得到老师奖励的一朵大红花。”

夏珊珊对同学们说。

“好啊,好啊!”

同学们鼓掌欢迎。

“那好,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么从此刻开始,就可以行动了,大家可以商量,或者是自己单独行动,找自己想要种下的植物吧,开始!”

夏珊珊笑着,宣布比赛开始。

同学们听了,或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先商量,或是有的人直接跑到别的地里,看看哪种植物长的最多,最好,然后下手挖根。夏珊珊看在眼里,欣喜在心里,同学们如此活跃,夏珊珊非常高兴。

就在这时,夏珊珊看到一个穿着深蓝色衣服的学生坐在一棵树下,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干什么,于是急忙过去,才发现,这个学生是班上的黄凯。

“黄凯,你怎么了?”

夏珊珊急忙问黄凯。

“我没事,老师。”

黄凯看了一眼夏珊珊,冷漠的说。

黄凯是夏珊珊班上一个奇怪的同学,说是奇怪,其实是因为他的性格问题,冷漠,顾及,总是和半山的同学格格不入,其实这也不能怪他,黄凯的家庭挺不幸的,父亲因为车祸去世,母亲改嫁,但是因为觉得黄凯是个拖累,将他一个人丢下了,于是黄凯只能跟着年迈的奶奶一起生活,奶奶没有经济收入,所以黄凯生活的也很困难,虽然夏珊珊经常帮助黄凯,但黄凯依然是这个样子。

“对了老师,只要是种出来比别人多的植物,就能获胜,是吗?”

黄凯问夏珊珊。

“是的。”

夏珊珊回答。

“好的老师,我知道了。”

黄凯说着,露出一丝奇怪的微笑,夏珊珊刚想说什么,别的同学叫自己,夏珊珊只好先离开了。

经过整整一下午的准备,每个同学都准备好了自己要种什么,并且将植物的种子埋在了土里,每天,同学们积极地给自己种下的东西浇水,施肥,除虫,如同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夏珊珊看在眼里,欣喜在心里,这个活动,不但能开展同学们的眼界,更主要的是能让同学们产生爱心。

没两天,同学们种下的植物都发芽了,绿油油小苗从土里钻出来,带着倔强和不屈的叶片,在阳光下享受着太阳和同学们的滋润。见此,每个同学们都围着自己的成果,高兴地跳啊,蹦啊,开心不已,夏珊珊一个个走过同学们,也和他们一起庆祝,但是当夏珊珊来到黄凯面前的时候,愣了,原来黄凯面前的土地上,什么也没长出来。

“黄凯,你的土地上怎么什么也没有啊?”

夏珊珊奇怪的问黄凯。

“有啊,在土地里呢,不过现在还看不出来,因为还没有发芽。”

黄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面前的土地说。

“没有发芽?你种的是什么啊?按道理来说,无论种的是什么植物,这个时间这个时候都应该发芽了啊。”

夏珊珊奇怪的问,她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植物的种子都是很快就能发芽的。

“我种的,嘿嘿,是个秘密,但肯定是好东西,而且老师,我敢肯定,我种的东西绝对能让我获得第一。”

黄凯神秘兮兮的说。

“那好吧,我确实不知道你种的是什么,但是黄凯,记住,老师是怕你种的东西死了,按道理来说,这么久都没长出小苗,很怕的就是已经死在土地里,如果有问题,随时和老师联系啊。”

夏珊珊千叮咛万嘱咐。

“放心老师,没问题的。”

黄凯拍着胸脯说。

夏珊珊不放心的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黄凯的表现,夏珊珊总是有些奇怪,但是想了想又放松了,黄凯撑死也就是个小学生而已,还能搞出什么其他事情?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规定的时间到了,同学们的各种植物也长出来了,每一株都很茂密,长势喜人,同学们很开心,夏珊珊也很高兴,没想到第一次活动,就弄得这么成功。

“黄凯,你种的是什么啊?”

夏珊珊来到黄凯面前,看到黄凯地里依然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惊奇的问。

“老师,马上就出来了,你看。”

黄凯说着,脚下的土地突然裂开,然后一具墓碑出现了,将周围的同学们一个个吃掉,只剩下夏珊珊和黄凯两人。

“老师,同学们都死了,只剩下我,那么这些植物都是我的,是不是就是我赢了?”

黄凯狰狞的笑着。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