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异事之陶碗借命

A A A

你刨过坑吗?就是那种一铁锨一铁锨在地面上刨出的,长长的,但又不是很规整的坑。

如果你刨过,那么恭喜你,可能下面讲述的就是一则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如果你没刨过,也没关系,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也不要太在意。

(一)

蒋生不是一个真实的名字,它只是一个化名,一个为了保护故事主人公的隐私,而随意起的化名。

蒋生从小在农村长大,他所在的农村也像他的名字一样,简单而又朴实,就叫做蒋村。

蒋村面积不大,但又比较特殊。它东西长二里二,南北长也是二里二,刚好是一个方形。

蒋生家就坐落在蒋村的东南角上。

蒋生家的东南方向,是一片荒地;荒地的东南方向,是一片麦田;麦田的东南方向,是一大片丛林跟一望无际的深渊。

据老一辈的人讲,那里是神仙居住的地方。但是蒋生在很多次,望着那个角度看的时候,他在想:也许住在那里的不是神仙,而是魔鬼。

丛林的东南方向,乌云压的很低,天空总是灰蒙蒙的,显得阴暗跟潮湿,神仙不可能住在那个地方。

蒋生又一次抬头望了望天,东南方的乌云开始朝蒋村的方向移动开来,空气无比的沉闷。蒋生知道,这是下雨的前奏。蒋生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慢悠悠地进屋关起了门。

不一会儿天色就暗了下来,雨水就像是十万天兵一般,从高空向着蒋村扑面而来。

这一天是农历七月十五,鬼门关大开的日子。

相传这天,地府中的阎王会让那些终年受苦受难,禁锢在地狱的冤魂厉鬼走出地狱,获得短期的游荡,享受人间血食。也有很多挂念在世亲人的魂魄,趁着这个时间回家探亲。

所以,如果这天你没什么事儿的话,夜里最好不要随意外出,以免遇到一些熟悉的陌生人。

对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或者察觉,好像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都会下雨,特大的雨。

笔者在想,或许这哗哗哗的雨声,正是为了掩盖他们急促的脚步声。

蒋生家在蒋村并不穷。他家盖着的两层小洋楼,在蒋村显得格外耀眼。

他爸爸在县政府工作,听说好像是负责县政府文件起草、审核一类的工作,听起来像是秘书,具体做什么没几个人说的清。蒋生的爸爸不怎么在家住,多数都是住在县城,跟老家的人也很少来往。

蒋生的妈妈也不在老家住,据说是无意中发现了蒋生的爸爸背着她找小三儿,一气之下俩人离了婚,一个人远走他乡,去了深圳。

所以,通常情况下,都是蒋生一个人在老家住,偶尔也会带三五个玩的比较好的朋友,在家里吃吃喝喝,小打小闹一番。

有些读者可能会有疑问,蒋生的爸爸为什么不让蒋生在县城住呢?他爸爸的条件那么好。

笔者猜测:也许是因为,蒋生的爸爸在县城有别的女人。

只是猜测,如果有认识蒋生,并且知道事情缘由的读者,不妨来信告知笔者,笔者在这里先行谢过。

来信请寄:幽冥市鬼云街436号,轩辕三缺收。

蒋生比较懒,他懒得爬楼梯,平时也很少去二楼,他明智的选择了一楼东南角的房间,作为自己的卧室。

这间卧室,背北朝南,窗户眺望着正南方。

蒋生的床铺,东西方向的摆在房屋里,并且床的内侧跟窗户之间,仅隔了一只鞋的距离。他习惯性的头部靠着西面的墙入睡。

试想一下,蒋生如果躺在床上,隔着窗子看向外面,是不是刚好看的是东南方向呢?

东南方向,老人们常说的神仙居住的地方。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