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升职记

A A A

第1章 这悲催的人生!(1)

殿内燃着安眠香,我躺在床上,默默看着那描龙绣凤的帐子顶,表情很淡定,内心很蛋疼……

曾经有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

他问:老婆和情人同时掉水里,你救哪个?

我当时很是纠结。

他见如此便又问道:那这样说吧,自己老婆和别人老婆同时掉水里,你救哪个?

这问题好回答,我立刻叫道:SB才救别人老婆呢,当然是救自己老婆!

我想,也需是为了惩罚我最初的犹豫,上天才把这个SB给了我的,人说很是英明神武,酷肖成祖的皇太子齐晟。

唉,真真是一言难尽啊……还是从头说吧。

那一日,司命星君从地府偷偷将我带出,提着我上了云头,两人好一阵腾云驾雾,我正晕的七荤八素间,司命星君在一座水亭之上停下了云头,说道:“且等着吧,你的肉身一会就到了。”

我趴在云头边上好是呕了一会,这才觉得心里不那么难受了,然后就扒云头边上往下看,只见下方一座精巧水亭置于湖面之上,四周亭台楼阁雕梁画柱甚是华贵,不由得心中一阵暗喜,只看这宅院便知此家非富即贵,若能重生于此必然少不了钱财美人,倒也真算是得了个好造化。

那司命星君似窥破我的心思,面上却有些不好意思,又对我说道:“若不是看在你曾对我有恩,我决不能违你命格带你到此……”

我忙摆手:“知道了,知道了,多谢星君了。”

他已是叨唠了一路了,无非是我前世对他有恩,他不忍看我英年早逝,于是便私自从地府提了我出来,再给我几十年富贵……这话一连听了几遍,我都快能背了。

司命星君又道:“你要记得重生之后,万不可……”

我此刻哪有心思听他说这些,只扒着云头往下看,见那水桥上缓缓走来两个美貌小妞,不由得叫道:“哎!快看,这两个妞长得可真不错。”

司命星君也跟着探过头来,看了看那已经停在水桥上说话的小妞,突然问我道:“这两个你喜欢哪个?”

“红衣服的那个吧,”我回答,这小妞丰乳肥臀小蛮腰,不可不谓之极品了,反观之旁边那个穿白衣的就太过清瘦了些,减肥减过了的那种,我不喜欢。

司命星君听我如此回答大松了口气:“那就好。”

我一时不解,指着那红衣小妞问道:“这小妞是谁?”

“当朝太子妃张氏,父亲乃是兵部尚书,祖父是护国大将军。”

“哗!好强硬的娘家!”我惊叹。

“那是,不然怎会成为太子妃?”

“旁边那个呢?”

“那是赵王妃江氏。”

“长得倒也不错,就是这脸苦点。”

司命星君弯着腰往下看甚不方便,干脆也趴在了云头边上:“唉,这你不知道其中的曲折……”

他正给我讲的起劲,突然湖边又行来一群人,当首一个锦衣华服的小白脸扶着一个中年美妇,由人簇拥着往这边游来。

我又问:“那小白脸是谁?”

“哦,那是当朝太子齐晟。”星君答道。

当朝太子?那就是红衣小妞的老公了?

只见那太子齐晟无意间看到桥上这一对妞,脸上表情似怔了一下,然后眼神接连变了几变,一会冷一会热。我这里正纳闷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心思,突听得扑通扑通两声水声,再回头,水桥上的两个妞竟然都落入了水里,紧接着一个身影从湖边冲了过来,也毫不停顿地跃入了水中。

我心中一动,联想到刚才星君问我的关于自己老婆和别人老婆的问题,心中顿时狂喜,忙扯着司命星君的袖子问道:“我这一世可是要做回太子?”

那司命星君脸上表情有些怪异,好是扭捏了一番才低声答道:“呃……差不多吧。”

“哎?什么叫差不多?”

“你先看着吧。”

我忙又转回身扒着云头往下看,还未看清下面人影,突闻得身后司命星君一声喝道:“是时辰了,去吧!”

一股大力猛地从我背后袭来,我这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已是滚落了云头,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没了意识……

再睁眼,已是三天以后。

我总算明白了司命那厮的“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我这一世倒也占了“太子”两字,只不过人是太子,我是妃,太子妃,只是一字之差而已。

果真一个“差不多”!

殿内燃着安眠香,我躺在床上,默默看着那描龙绣凤的帐子顶,表情很淡定,内心很蛋疼……

哦,我忘了,我现在已经没有蛋了,再也不会蛋疼了。

我现在有的是丰乳肥臀小蛮腰,胸部的确很有料,腰也够细,这都是我向往已久的……可是,等这胸长在了自己身上,摸起来却那么的不是滋味……

我擦!司命星君啊,你不是来报恩的吧,你是来报仇的吧?

有宫女从殿外轻手轻脚地进来,在床边跪下,低声说道:“皇后要赐死江氏那贱人,太子殿下和赵王殿下正跪在兴圣宫外求情。”

声音听着暗含怨毒,我忍不住转头去看了她一眼,心道这么漂亮的妞,用这样的声音说话可真有些可惜了。

那宫女见我转头看她,可能以为我有什么吩咐,于是忙又凑近了些,几乎趴在了床边,连里面胸衣的都露出些来,嫩绿色的,呃,不错,很衬胸口的肤色。

宫女低声唤道:“娘娘有何吩咐?”

只这一句话就把我那已经有些游走的心神一把拽了回来,我顿时心如刀绞一般,唉,美人再美,与我又有何干?

那宫女久不见我说话,迟疑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般地低声劝道:“娘娘,您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了,太子殿下救了那贱人又能怎样?谋害皇嗣的罪名已落实到那贱人头上,皇后娘娘定然不会饶她,太子能在水中救那贱人一命,此刻不也只能跪在兴圣宫外吗?既然那贱人难逃一死,娘娘,您就更得表现的大度,您得做给太子看,做给皇后娘娘看,现在万不是和太子赌气的时候,否则将前功尽弃啊!”

我看见这美人嫣红的红唇一张一合,露出里面编贝一般的牙齿,呃,真是诱人。

其实她所说的这些事,司命那厮都跟我扒过,无非是两女争一男,两男爱一女,正正经经地四角关系,刚好凑成一桌麻将。太子和赵王都爱那江氏,张氏和江氏却同时对太子有情,然后张氏娘家硬气点,张氏自己又耍了点小手段,于是,张氏便和太子配成了对,那江氏无奈之下只得从了赵王。

哎!同为男人,不得不佩服赵王兄弟的心胸,明知道江氏不喜欢自己还要娶,可怜可叹!

还有那太子殿下的情操,自个老婆和别人老婆同时掉水里,竟然能先救别人老婆,此等舍己为人的精神,着实可敬!更别说自己老婆肚子里还怀着仔,唉,可悲可恨啊!

宫女美眉见我仍无反应,眼中更添急色,只低声叫着:“娘娘!”

唉!又是娘娘,我此时心中真是纠结,这个娘娘到底是做与不做呢?

做,就得眼睁睁看着一群美人在身边而动不得。

不做,连看着这一群美人的机会都没了。

可是就算要做,又该如何做呢?谁人不知这太子妃乃是天下最不好做的行当:

第一:升职前景不好,这太子妃、皇后、太后一步步升上去,简直是难于上青天啊!你见过有几个太子妃能一直熬到太后的?

第二:劳动没有保障,且不说三险一金没有,还随时可能辞退你,而且还不允许你再就业!

第三:工作性质危险,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若是太子称不了帝吧,你得跟着一起倒霉,太子称了帝吧,你还得小心自己一个人倒霉。

第四:还要兼职性工作者,虽然劳动强度不会很大,但是,这服务对象……唉!

综上所述,太子妃这个工作真不是个什么好工作,没前途,压力大,竞争还很残酷……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工作环境好,到处都可以看到养眼的美眉。

做与不做,我真的很纠结。

宫女美眉又在急切地叫:“娘娘!”

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于是无奈地说道:“行了,扶我起来吧,咱们去兴圣宫。”

那宫女杏核眼一下子挣的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我很想告诉她,小姑娘,你还太年轻,还不懂不管做什么职业,讨好老板都是必修的课程,如果你把老板的小蜜都搞掉了,你离下岗也不远了。

我一路上都在想:该如何去讨好一个男人?

这要放以前其实很简单,只需用力拍拍这男人的肩膀,然后说:走!兄弟!咱一起泡妞去!

问题是现在的我显然不能再这样说,那就换一种说法?

走!兄弟!我带你去泡妞?

不行!pass!

走!兄弟!我陪你去泡妞?

也不行!pass!

走!兄弟!你自己去泡妞吧!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