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欠我一个吻

A A A

安明从小就喜欢跑步,小学和中学时常参加各类体育比赛。高考时,他以“体育特长生”为加分条件,考入A城一所体育大学。

大一暑假的一天下午,他骑单车去镇子广场,经过镇中学时,见门口写着“拆迁”字样,再往里看,一片狼藉。安明听爸妈说过,学校要搬迁了。想到美好的高中时光,安明进了校园。

一进教学楼,听见响动,那人回过头来。安明看了几秒钟,一下子喊出了“水缸”!

水缸是李桥的绰号。李桥正在看展览框里一张沧桑的照片,上面有三个学生,两男一女。男的都拿着奖牌,女的是颁奖的礼仪,但噘着小嘴,看上去很不高兴。安明记得,那是镇里的一次体育比赛,他得了冠军,李桥得了亚军,那女孩则是当时的班长王小九。

两个人聊了几句,安明笑着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桥说:“一是看看母校,再者找找小九的痕迹。”

提起小九,安明似乎来了兴致:“当年被她缠死了,一开始感觉挺好,后来觉得她学习虽好,但太傲气,便对她不理不睬的。”

李桥说:“是啊,她为这个,还让我替她出气呢。”

李桥说得没错。那次体育比赛之前,班长小九拉李桥出去说:“你这次一定要拿第一,替我出气。”

李桥从来没有被小九这么在乎过,脸一下子红了,小九说:“那个叫安明的家伙太不识好歹了,人帅就了不起啊,竟然对本姑娘不理不睬。高二组,能与他比试高低的,也只有你了。如果你能拿冠军,让安明丢脸,我就送给你一个吻。”

其实,他一直暗恋着小九,但由于自己条件差,便把那份暗恋写在日记里。这次,一听小九要自己帮忙,便笑着答应。他甘愿被小九利用,以争取她的好感。

他俩的对话,全被在拐角路过的安明听到了。打这以后,安明开始加强训练,但每次跑步时,总能看到李桥的身影。两个人虽在一班,但谁也不理谁,相互较着劲。

比赛前一天,班主任买了一些零食,在班里开起了动员会,她说:“这次比赛很重要,冠军将获得向市里推荐体育特长生的资格!”

高二组决赛时,一开始李桥领先,但他跑得有点不自然,被安明甩在了后面,结果以0.01秒之差排在第二。师生们欢呼起来,但李桥觉得还是失败了。

小九是颁奖的礼仪,给冠亚军颁奖时,一张照片正好把她、安明、李桥定格了进去。

走下台,小九拦住李桥,指着鼻子骂道:“亏我信任你,废物一个!”

李桥想告诉小九,自己昨天吃坏了肚子,跑步时一阵一阵地疼,所以没跑好,但自己已尽力了。这些话,小九肯定不听,李桥只能写进日记里。

比赛后第一天,李桥最早到班里,因为该他值日。打扫卫生时,无意在安明的桌洞里发现了一个小药盒,原来是一种泻药。李桥一愣,他联想到自己的腹泻,前天动员会,自己喝过安明递来的饮料,那饮料莫非被動了手脚?

李桥怕别人说他得亚军不服气、故意找事儿,而且仅凭一个药盒不足以说明是安明陷害了自己,他就没声张此事,悄悄藏起了药盒。

由于市里采纳了学校体育特长生的推荐,一年后,安明参加高考受到加分照顾,如愿考上体育大学,李桥则去B城读了一所二流大专。

聊到这儿,李桥忽然问:“小九怎么样了?”

安明说:“她追随我也到了A城的另一所大学,她心里只有我啊。兄弟,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你就死了心吧。”

李桥一听,笑容立刻不见了,瞪着眼睛沉沉地说:“女朋友你跟我争,长跑比赛也跟我争,我永远都是第二吗?”说着,掏出一样东西,“你还记得这个吧,两年来,我可一直带在身边。”

那是一个皱皱巴巴的药盒。安明心里一惊,坦白地说:“我当时特别想要那个名额,便偷偷给你下了药,实在对不起啊!”

李桥呵斥道:“那0.01秒是我永远的耻辱。我不服,咱们再跑一次如何!”

安明一愣,跑就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