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末班地铁

A A A

一、地铁惨案

最近,我换了一份新工作,下班回家需要搭乘四号线的最后一班地铁。

午夜末班车这条线路是最近新开通的,历时五年才建成,据说本来两年前就接近完工了,但施工队挖到这一站的时候突然挖出一块年代久远的石碑和许多年代久远的尸骨,紧接着隧道里冒出一股泉水,把脚手架冲垮,摔伤砸死十几名工人。人们都说那是因为施工的时候扰乱了那些安眠的灵魂,才会引来一场事故。从此施工队伍开始遇到各种莫名其妙的事件,有时候损坏了设备,有时候又有塌方,有时候是失火,因此断断续续地施工长达五年,才总算建好。

我对这种传说向来嗤之以鼻,我不相信鬼神,只相信命运,相信只要努力终究会在这个庞大的钢筋铁骨的城市扎下根来。

那天晚上,我等车的时候发现一个神秘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外套,一条黑裤子,脸色苍白,面无表情。见我望向他,他便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冰冷的微笑。

正在这时,列车呼啸着从隧道里出来,停在站台旁,我连忙背起背包,走进车厢。

忽然,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刚才站台上的黑衣男子并没有上车。

我连忙站起来,把脸贴在玻璃窗上,向窗外望去。站台上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我第二次看到黑衣男人的时候,是在同一个地铁站的站台。地铁站里的人很多。我照例无聊地观察着站台上的乘客,形形色色的乘客熙熙攘攘。

排在我最前面的,是一个打扮时髦的90后,一边旁若无人地哼着歌,一边不时看着隧道里列车来的方向。

我再转过头,就看到不远处的柱子前面他熟悉的脸。

他似乎認出了我,微微地向我点了点头,我慌忙转过头,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不一会儿,远处的隧道里闪过几丝亮光,列车到站了。

就在这时候,我身前的那个女孩,忽然停止了哼歌,接着纵身跳进了轨道里。

列车刹车的时候,已经晚了,那个女孩轻飘飘的犹如断线的风筝,被迅速卷入沉重的车轮底下,像掉进绞肉机里一样被压得粉碎,甚至有几滴鲜血溅到我的脸上。

人群仿佛炸开了锅,有人发出刺耳的尖叫,有人开始捧着胃呕吐,有人被吓得面无人色、双腿发抖……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