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监是个浮夸boy

A A A

S城电视台SBS最近开了一档新节目,叫“艺术大师”。顾名思义,节目专门采访那些在艺术领域修炼成精的人。而第一期非常重要,因为这将决定这个节目的收视率……压力如此大,有谁愿意当主持人?

为此,台长亲自光临我们部门:“第一期谁来采访?”

办公室空空如也,没错,昨晚同事们一夜之间发烧、腹泻,甚至车祸,来上班的只有老实人我和几个实习生。

台长任性一指:“你,就你。”

我从进台以来做的可一直是美食节目啊!可面对台长的决定,我不敢说不:“好的,台长……请问采访谁?”

“艺术总监,小T老师。”

单从名字看来……娘娘腔气息就浓郁得呛鼻。

电脑屏幕上,百科词条把此人的走红经历写得非常详尽,包括他初到S城打拼,一穷二白时住的青旅几零几、几号床铺都写出来了。

看来这次的采访想挖出点儿新料……得拼命啊!

一、小T老师登场

我用我的体重发誓,如果我早知道小T老师就是他,我宁愿不顾形象撒泼打滚,也要求台长放过!

坐在我对面的小T老师,身穿复古式白衬衫,解开三颗扣,故意袒露胸肌,正环着臂膀打量我。从落地玻璃窗透进来的阳光把他照得仿佛一只骚气的火烈鸟。

他突然出声:“嗯哼,上次画展吃饱没?”

该死!他居然认出我了。

事情是这样的。

上个月驰翰美术馆有个免费展览,对艺术毫无兴趣的我兴冲冲地跑去,只因观展附赠免费松饼。他们看他们的展览,我站定在入口的松饼展位前不肯走。

一盘一盘又一盘,松饼香软松脆,好吃到我不禁闭起眼睛享受……

然后我一睁眼,便看到一个穿得跟火烈鸟一样招摇的男人。他皱着眉头,一手插着腰,一手捂着嘴,对身旁的女助手吆喝:“Mary,who is she?”

女助手推了推眼镜:“可能是……一个来蹭松饼的人?”

火烈鸟男立即发作了:“来美术馆居然只为吃松饼!实在太煞风景了。”说完他兰花指一挥,“Mary,联系松饼供应商,就说他们的植入性赞助我们不做了。瞧瞧他们的松饼……”他用余光瞥了我一眼,“都引来什么幺蛾子。”

全程火烈鸟自导自演了一场好戏,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踩着那双锃亮的尖头皮鞋走远了。

走远的过程中,他甚至意犹未尽,对女助手说:“她土得让我过敏。”

这个死……娘娘腔。

从悲惨的经历中抽身出来不容易。

专业如我,公事、私事分得很清,但不代表对方也有这度量,他问我的那句“吃饱没”就是他小气的最好证明。

但我也不怕,毕竟身后就是摄像机,更何况今天的我换了个妆容、发型,加上极具艺术感的复古套装,他想毒舌也找不到靶。

我深呼吸,递给他麦克风:“小T老师,众所周知,你是白手起家打拼到如今S城当红艺术总监的位置的,现在许多大公司的大小展会都由你一手包办,因此,关于你那段奋斗史,大家都耳熟能详啦,可我看你之前的采访中一次也没提起过来S城之前的事情,那么请问你的中学生活是怎么样的呢?”

他眼神一黯,久久不说话。

时间一长,我很尴尬,迅速示意摄影师傅关掉镜头。他此时却自顾自地说起来:“挑明了讲,我高中时期过得并不快乐,被全班孤立的那种。”

包括我在内的工作人员们都不惊讶,毕竟好多艺术家中学时期都经历过校园欺凌,天才总是特立独行的嘛。

“总之,在光彩的时候,依附你的人一抓一大把,可在你黯淡无光时,愿意给你光的人寥寥无几,你要好好珍惜。对我来说,那个人就是何希。”

“火烈鸟”摘下了颜色浮夸的眼镜,视线移向窗外。这里是 S城CBD中心,窗外高楼大厦,街道繁华,可他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与这番景色相悖的忧伤。

最终是我打破了这长时间的沉默:“这位何小姐对你很重要?有多重要?”

“重要到……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一愣。

他揉揉太阳穴,娇弱极了:“好了,我累了,我看你也累了。这主持人做得,都不知道找话题,总揪着人过去的事不放。下次再录吧,唉……”

他真是矫情,突然心情不爽,使得摄像师傅等一众工作人员也只得撤家伙准备下班。

我也起身出门,却被他拦下了:“说你呢,你下次得问我几个有营养点儿的问题,突显我现在的风光那种。”

“好的,大爷。”此时我手里正握着话筒,又朝他假意鞠了个躬,这一幕简直就是古代觐见娘娘的情景再现。“觐见”完毕,我退出房间。

“胖就算了,去画展蹭吃喝那么奇葩也就算了,居然在正式场合还那么土。身上那件复古套装,前年的款了,早该入土为安了。”

我的忍耐也是有底线的!

我转身返回屋里,瞅准小T老师,手持话筒朝他脑袋上砸:“孙猴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小T老师一惊,兰花指都不捏了,上前一把拽起我胸前的工作牌,对着“何希”两个字半天说不上话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