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弹弹,弹走大将军

A A A

冷面无私的监察御史孟无双,又将赵玄赵大将军给告了。

所谓监察御史,就是在大殿之前等候早朝的那一个时辰里,但凡有官员咳嗽、步履不稳重诸如此类的小动作,都要一一记录下来,听候处理。

赵玄再一次撞了孟无双的枪口,孟无双以衣冠不整、有辱斯文为名弹劾了赵玄。

赵玄有苦难言。

他是武官,不是文官,哪有那么多心思去关心自己的衣着。更何况,其他的同僚家里都有贴心媳妇儿帮忙整理衣物,可他……媳妇儿是有,但是还不如没有。

赵玄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以致早朝过后脚步慢了半拍,刚巧落在孟无双身后。

孟无双板着一张脸,眼神轻飘飘地落在赵玄身上,冷哼了一声。

赵玄感觉那眼刀子刮得自己身上肉疼,打了个哆嗦,赔笑道:“媳妇儿,我新得了一支碧玉簪子,可好看了,赶明儿让人带给你?”

孟无双不语,瞥了一眼赵玄。

赵玄又打了个哆嗦,立马改口道:“不不不,我自个儿亲自带给你!”

孟无双呵呵两声:“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贿赂本官,怎么?想明日早朝我对你手下留情?”

赵玄默然,唯恐孟无双又记一笔自己贿赂朝臣,忙不迭道:“那……我不送了?”

孟无双又冷笑:“就因为舍不得一支簪子,大丈夫言而无信,赵玄,你可真出息。”

赵玄:“……”

那这簪子,他送还是不送?

孟无双没空理会赵玄那天人交战的模样,挥了挥袖子冷哼一声走了。

徐猛徐大将军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搭着赵玄的肩膀冲他挤眉弄眼:“你战场上那佛挡杀佛神挡弑神的气势哪儿去了?”

“……”

“唉,可怜我们的战神,一娶媳妇儿就变成这样了。”

“……”

“有妻如此,倒了八辈子……”

赵玄忍不住开口:“我媳妇儿她还未走远。”

徐大将军立马改口:“哈哈哈,能娶上孟无双,你简直是积了八辈子福!”

赵玄:“……”

翌日,孟无双弹劾赵玄睡眼惺忪上早朝,实乃藐视天子龙威,又弹劾徐大将军举止轻浮、到处造谣。

至此,赵玄从正二品官,降成了从三品。

坊间传言,孟大小姐自幼要强,哪怕嫁了夫君,也不许他的官职压过自己,故而她极力弹劾他,势要将他压下去。

监察御史,从五品官。

路漫漫其修远兮,孟无双同志,加油!

【二】

赵玄和孟无双是京城有名的一对怨偶。

他俩自幼青梅竹马,指腹为婚,就连当今天子都盛赞他们实乃天作之合。但是事实上……赵玄和孟无双大婚隔日,皇帝就被啪啪啪打脸了。

新婚翌日一大早,孟无双就将赵玄踹出了新房,收拾东西回了娘家,自此开始她弹劾赵玄的漫长之路。

没人知道孟无双为何针对赵玄。

只知道,大婚过后,孟无双就回了娘家,再也没有踏进赵家一步,而赵玄的官职则一降再降。

在赵玄看来,降职倒没什么,但是每日独守空房见不着媳妇儿,早朝上好不容易见着一面却被各种明嘲暗讽,让他难以接受。打小他就喜欢孟无双,好不容易在边关奋战了三年,回京如愿以偿娶了她,不料却落得如今这地步。

他郁闷。

他烦躁。

赵玄觉得,他的媳妇儿孟无双分明也是喜欢他的,不可能这么对他!他开始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怀疑……洞房那天,他喝多了酒,难道当着孟无双的面调戏别的女人了?

大婚过后第七日,就在赵玄攥着那支“送了就是贿赂朝臣,不送就是言而无信”的命途坎坷的碧玉簪子,天人交战着要不要等夜深人静时偷偷潜入孟府偷香窃玉之时,孟无双突然冷着一张脸杀入将军府,一脚踹开了房门。

面对孟无双,赵玄那在战场上勇往直前的气势全都见了鬼,受宠若惊道:“媳妇儿,你来看我啦!”

孟无双皱了皱眉,冷声道:“一个大男人,每天墨迹在家里……”

从来只知道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八尺男儿此刻竟有些委屈:“媳妇儿,是你让我不要没事出门乱跑……”

前几天,赵玄忍不住,偷偷溜出门去找孟无双,却被她臭骂了一顿:“堂堂男子汉,不在家勤练武艺,跑外面到处晃悠成何体统!”

孟无双脸色不变,挑眉道:“我有说过这话吗?”

“当然……”

“嗯?”

“当然没有!”

孟无双瞥了他一眼,向来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别啰唆了,今儿天气好,出门转转吧。”

赵玄下意识就想行动,却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又坐了回去,脸上浮现几分赖皮之色:“不,我今天不出门。”

孟无双冲他瞪眼,赵玄又慢悠悠道:“除非你陪我出门!”

“好。”

赵玄本来做好了同孟无双掰扯一阵子的准备,没想到孟无双竟答应得这么干脆,还迫不及待地扯着赵玄往外走,仿佛再在这屋子里多待一秒就会没命一样。

赵玄被拽得踉踉跄跄,视线落在孟无双紧紧握住他的手上,偷偷乐了起来。握得这么紧,他就知道,媳妇儿心里还是有他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