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孩

3.母亲

李玉花小的时候,还是很漂亮的,但是越长大越平凡,一棵令人赏心悦目的桃花树,愣是在岁月的流逝中长歪了。

二十岁那年,她喜欢上了村子里的一个男人,几乎和她的父亲一边大,男人说,我会离婚,然后娶你。

李玉花信以为真,他们偷偷的做了坏事情,在一人高的苞米地里,在辽阔无人的草甸子上,没过多久,李玉花发现自己怀孕了,她要男人兑现曾经对自己许下的承诺,却听男人说:“我的孩子都像你这般大了,娶你还不被村民给骂死,你快去城里把小孩给拿掉,日后也好嫁人。”

她不依,单枪匹马的闹到男人家里去,得了个满村皆知,人人唾骂,李玉花的父亲恨铁不成钢的打了她一顿,说她败坏家风,硬扯了她去城里拿掉了孩子,真疼啊,李玉花疼怕了,被村里人的口水骂怕了,她跑到城里去打工,几年回不了一次家。

一个从没见过世面的年轻女人,在理发店里做过学徒,餐厅里做过服务员,大街上发过传单,老板赖着工资不给过,同事借钱不还过,体验了人生百味的开头,知道了金钱的重要性,最终还是没能挺过钱的诱惑,做了红灯区里一位年轻的站街女。

时光不饶人,她的青春换来了银行卡里一笔不小的数字,再回到老家,经人介绍,嫁给了在工厂里打工看着还算本分的张大彪,本想着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只是没有想到,张大彪在外多年沾染上了许多不好的习惯,抽烟,喝酒,学人耍钱,没多久,就将李玉花用青春换来的钱挥霍的所剩无几。

她没有钱也就没有退路,只好老老实实的跟着张大彪过日子,可是小区里的保安,一个还算英俊的年轻男人向她表露心事,他的爱慕之情,起初李玉花是拒绝的,可是保安对她太好了,她从来都没有受到过的好,没用多久,两个人就偷偷的背着张大彪,做了些不该做的事,直到有一晚加班的张大彪突然早回家了两个小时,发现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保安承诺李玉花,如果她离婚自己就会娶她,可是李玉花怕了,她被村里那个和他父亲一般大的男人骗的凄惨,赔上了自己后半辈子,她哪里敢信?她恳求张大彪原谅自己,发誓不再做出背叛张大彪的事情。

张大彪最终选择了原谅,但是对李玉花的态度每况愈下,心情不好说打就打,怀孕时也是如此,终于挺过胆战心惊的十个月生下了个小男孩,还在月子里,张大彪就对李玉花大打出手。

她的脸上时常青紫,那个曾经爱慕她的保安也已经辞职了,心里的苦无处诉,更令她感到绝望的是,张大彪对孩子的态度也极差,他的烟吸的越来越狠,每晚酒醉归家,一有不顺心意的地方,除了打她,还会向尚在摇篮里的孩子发火,更有一次,将小孩子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里,三九寒天,李玉花光着脚丫,连滚带爬的从楼梯上跑下来,抱出孩子在雪地里哭得肝肠寸断。

命运仿佛给她开了个玩笑,经历了这么多痛苦之后,她又遇见了保安,旧情复燃,一发不可收拾,终于在孩子一岁大的时候,他们决定向张大彪摊牌,离婚,李玉花觉得自己已经无所畏惧,只是她没有想到,丧心病狂的张大彪居然拿起锤子,结束了她悲剧的一生。

4.保安

在保安的眼里,李玉花是个持家有道的好女人。

他站在小区门口,每日看到李玉花出门买菜,微笑着和他打招呼,她身上的衣服总是干净整齐,散发着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并不是那么好闻,却让他感到十分温馨。

自幼失去双亲,李玉花给保安的感觉,就像母亲一样温暖,他不可控制的陷入了进去,尤其是得知李玉花和她丈夫没什么感情的时候,他那心底的龌龊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肯对李玉花好,看她高兴,他幻想着,能够每日和李玉花一起生活,那是保安心底最奢侈的愿望。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他和李玉花终于发展成为了地下情人,而没过多久,就被早归的张大彪给发现了,盛怒的张大彪拿着棍子狠狠地收拾了他们一顿,保安抱着哭得颤抖的李玉花,承受着张大彪的怒火,想,这辈子一定要对得起怀里的这个女人。

他提出迎娶李玉花,劝她离婚,反正自己比张大彪对她要好,只是没有想到,李玉花拒绝了,并且断绝了他们的一切联系。

甚至见面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保安心里很难过,他辞职去了别的地方工作,只是心里一直放不下李玉花,似乎过了很久的时间,保安快被这份思念折磨的发疯,他在晚上偷偷的回到李玉花的小区楼下,望着李玉花家亮起的窗户,默默守望。

刚巧,张大彪拎着嚎啕大哭的婴儿愤愤的走出来,远远的就闻到了他一身的酒气,走到垃圾桶旁,张大彪用力一扔,居然将婴儿丢进了垃圾桶里,而后看也不看,转身上楼。

随后,保安就看到了令他痛心的一幕。

李玉花披头散发的跑出来,状若疯癫,她穿着单薄的睡衣,光着脚丫踩在雪地上,跌跌撞撞的来到垃圾桶前,小心翼翼的从中捧起大哭不止的婴儿,她坐在雪地里,对着天空哭得声嘶力竭,哭得保安的心阵阵绞痛。

他什么都顾不得,疯狂的跑过去,一把抱住瘦弱的李玉花。

貌似之后的事情发展的水到渠成,李玉花终于肯相信他,他们商量着,和张大彪摊牌,就算是净身出户,也不要李玉花再和这个魔鬼在一起。

他们坐在李玉花家的沙发上,紧张而又期待的等待着张大彪回家,保安还记得,孩子睡得很安稳,呼吸绵长,他想,要是孩子归了李玉花,他一定要待他如亲生儿子一样。

张大彪自然是怒不可遏,他挥动着拳头,被保安拦了下来,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吓得孩子哇哇大哭,李玉花劝说保安先走,她来和张大彪商量离婚细节,她怕保安再在这里,事情会越闹越僵。

保安向来对李玉花千依百顺,他没有想到,这一次踏出门去,与他深爱的李玉花竟是永别。

这一晚保安都没有接到李玉花的电话,他回拨了无数遍,都是无人接听,保安的内心十分不安,他怕张大彪对李玉花拳脚相向,他再次来带李玉花的家门口,按响门铃。

很快门就被打开了,只是等待他的,是一把沾满鲜血的铁锤。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