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孩

A A A

1.黑狗

晚饭后,小区附近的公园里,许多人都在这里散步遛弯,消化胃里的食物,也有不少宠物,在草地上玩闹追逐,天还没有彻底暗下来,公园里的灯已经全部亮了。

一只黑毛狗四蹄并用的在公园里狂奔着,它的姿势很奇怪,十分的不协调,跑着跑着就会跌个跟头,像是得过什么疾病似的,奇怪的是黑狗的身边没有任何人陪同,说是流浪狗又不像,它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铁锁链,拖在地上的部分就有三四米长,看上去很是沉重。

黑狗的长相也很奇怪,它的嘴巴并不像正常的狗那样突出,脸上的毛又长又脏,几乎遮住了眼睛的视线,它跑的很急,不时的回头看,可是那仿佛患病般的后腿,怎么都跑不快。

黑狗长的并不大,又非常的瘦,风一吹就会倒似的,就是流浪狗也会比它强壮。

这样奇怪的一只狗,自然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在草地上玩耍的宠物们看到黑狗,竟然纷纷躲避,缩着尾巴,呜呜的叫唤,一副很怕的样子。

“那是谁家的狗?脖子上的毛都快被铁链子给磨光了,也太过分了,现在宠物狗哪还有用铁链子栓的?”

一个遛狗的小伙儿有些心疼的说着,他想凑上去仔细看看,刚一靠近,就闻到一股令人反胃的恶臭味,狗主人肯定很久没有给黑狗洗澡了,他快跑两步追上黑狗,越发的觉得奇怪。

这条狗没有尾巴,似乎很多地方也与正常的狗不一样,路灯昏黄,小伙儿看不太清,刚巧黑狗又摔了个跟头,他连忙跑过去一把按住黑狗,黑狗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般,嘴里不断地发出惨叫声,只是那叫声并不像是狗叫,尖锐的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细看后,一股寒意立刻蔓延了小伙儿全身,他止不住的发抖,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手抖的按了几次才准确的拨打出去了电话。

“喂,我要报案…”

2.父亲

张大彪的祖上是街头艺人,耍杂技的,到他父亲这一代,祖国的发展突飞猛进,更重视技术型人才,他家那行当在城里没有多少人肯捧场,日子过得越发艰难,索性回老家种粮食,每年还都能有些富余。

等张大彪长大了,又赶上外出打工的热潮,他没到十八岁就进城闯荡,毛头小子一个,混了十几年也没能出人头地,好在他老父亲种了一辈子的土地有些家底,在城市边缘的老小区付了一套二手房的首付,给张大彪说了个年纪差不多的媳妇,也算是有了个安稳的家。

他的媳妇儿叫李玉花,人长得很一般,身材也不出挑,但是皮肤却是出奇的好,三十多岁的年纪,嫩的仿佛能掐出水一样,又没有结过婚,这些年在外打工还有了不少的积蓄,按说这样的女人是怎样都不会看上一事无成的张大彪的,可是张玉花早年在村子里和有妇之夫乱搞,还打过胎,已经败坏了名声,除了张大彪,也还真就找不到更好的了。

不仅如此,村里还有流言说,李玉花这些年在城里做了小姐,不然也攒不下那么多钱,每次回乡又穿的花枝招展的,张大彪对此深信不疑,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李玉花的需求让他感到可怕,有一晚,他在工厂里加班,突然厂里停电了,他比平时早了两个小时回到家中,打开门后,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可以容忍李玉花从前的乱来,但是既然嫁给了他张大彪,就只能做他一个人的女人,可是玄关的地面上,赫然放着一双陌生男人的皮鞋。

张大彪立刻警惕起来,他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卧室的门虚掩着,他站在门前,听着里面传出的令人羞臊的声音,一股怒火直冲头顶,他随手拎起一根棍子,破门而入,将床上这对偷欢的狗男女暴打一顿。

事后,李玉花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求情,求张大彪千万不要离婚,张大彪也知道,如果离了婚自己就更难找老婆了,这件事也就以李玉花挨了顿打给揭了过去。

十个月后,李玉花生下了个男孩子,张大彪顺利晋级做父亲,但是他却开心不起来,因为他怀疑,李玉花生下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将会成长为非常可怕的恶果,他对孩子终日不闻不问,对李玉花的态度也由冷淡变为恶劣,终于在孩子一岁大的时候,捉到了再次偷情的李玉花。

这一次,张大彪没打算放过她。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