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戒指

A A A

“陈生,今天就是我生日了,你打算送我什么礼物?”

张媚打电话过来询问,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期待,陈生心想坏菜了,他根本就忘记了张媚的生日,哪里准备了什么礼物?他看看时间,居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而他还在加班整理资料,这就是想补买一个礼物也来不及了。

陈生半天说不出话,张媚马上就察觉到了,她质问说:“你是不是又忘了我的生日,咱们在一起五年了,你就没想起过我的生日,陈生,你太过分了!”

见张媚生气,陈生连忙解释:“这不是最近忙嘛,你也知道,我是跑业务的,最近公司出了新产品,老大肯定我的能力让我一个人来做,拉一笔单子就能获得数额不小的提成,你别着急,等我挣了钱,给你买钻石戒指。”

张媚不依,语气间都是委屈和不满:“你宁可陪你的客户也不陪我,干脆分手算了,哼!”

电话紧接着挂断,陈生知道是张媚又在闹脾气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傻丫头,要是不赚钱,何谈给她幸福生活呢。

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差异,陈生叹了口气,再给张媚拨过去,毫不意外的被拒接了,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陈生接来一听,居然是有快递到了。

“这么晚居然还在送快递,唉。”

陈生让他将快递先放在门卫处,他没有在网上邮东西,但是张媚经常网购,有时候也会留陈生的电话,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到家时,已经八点多了,陈生取了快递,是一个很轻的包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陈生也没有立即拆开,他进去家门后,将快递随手放在一边,自己在门口换鞋。

卧室里的灯亮着,陈生知道张媚肯定已经回来了,他揉揉脸,换上一副讨好的笑脸,准备认真的在张媚面前检讨一番。

顺便带上张媚网购的包裹,陈生轻轻的打开卧室门,果不其然,张媚正背对着他坐在床上,陈生走过去抱住张媚,开始诚惶诚恐的道歉。

哪知张媚根本不听,她一扭身摆脱陈生的怀抱站了起来,气愤道:“今晚你睡客厅!没得商量!”

这是气急了,陈生摸摸鼻子,也不再说什么,讪讪的退了出去,张媚今晚因为生气并没有做饭,陈生饿着肚子,脑海里满是小白菜的调子。

好在客厅里的沙发足够大,陈生已经很累了,他正准备就这么躺下休息的时候,卧室里突然传来张媚的哭声。

陈生一惊,张媚这丫头喜欢钻牛角尖,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厚着脸皮向她求饶委屈了?他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光着脚小跑进去,张媚迎面走来,脸上挂着眼泪珠儿,嘴巴却是笑的,陈生一下子就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陈生你就是个大坏蛋!大恶人!呜…冷不丁的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喜!”

张媚两手握拳,不停的捶打在陈生的胸膛上,挠痒痒一样,陈生很疑惑,张媚这是喜极而泣啊!他的眼睛瞥到床上拆开的快递,一只小巧精致的首饰盒子,打开着,里面一枚钻石戒指在白炽灯下闪闪发亮。

陈生刚要问这不是你买的吗,张媚就踮起脚尖兴奋的亲了他一下,把即将说出口的话又憋了回去,看着张媚开心的手舞足蹈,又哭又笑的样子,这话是怎么也问不出口了,这一定不是张媚买的,那这快递是谁的呢?

陈生并不想让张媚空欢喜一场,相处五年的时间,他的确没有送给张媚什么礼物,这快递也是写着他们家的地址和电话,可能是商家搞错了,张媚这么喜欢,大不了就给她买下来,让她高兴高兴。

这么想着,陈生装作这是自己给张媚的一个惊喜,两个人说说笑笑,在床上相拥着聊了半晚,仿佛又回到了热恋的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陈生起床上班,张媚还在睡着,她的手指上带着那枚钻石戒指,尺寸居然正正好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生乍一看的时候觉得钻石里有一丝血色,可是细看又没有,他并没有在意,早早的上班去了。

中午时分,张媚打来电话,陈生笑了一下,接起来,电话那边却是一阵沉默。

“张媚?怎么不说话啊?”

难道是手机听筒坏了,陈生正疑惑着,电话里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女人笑声。

“嘻嘻…嘻嘻嘻…哈哈哈!”

陈生没有丝毫准备,吓得手机都摔到了地上,屏幕碎裂,也已经开不开机了,陈生捂着胸口,张媚怎么回事,恶作剧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