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湖

死人永远不会说话。

1.

陈生站在荒林之中,望着前面不远处的一片湖泊,面露喜色。

两天前,他收到了老同学的电子邮件,邀他与几位高中同学在国庆长假一起聚一聚。工作的时间久了,大家都厌烦了嘈杂的都市,这一片无人之境,真是修养的最佳之所。

不得不说,他这位老同学,很会挑地方。

陈生背着硕大的旅行包,气喘吁吁。鲜少有人涉足的林地走起来很艰难,要留心脚下干枯尖锐的灌木丛,还要注意纵横交错的树枝。他不敢大意,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

正午时,湖面波光璀璨,陈生微眯着眼,将这片湖泊打量一番,周围那一圈浅金色的沙子十分干净,看来,他是第一个到达的。

跋涉许久,陈生将沉重的旅行包往沙子上一扔,随后也将自己陷进沙子里,他闭着眼睛,享受午后的温暖阳光。

太过舒适,陈生反而不想起身,他将手枕在脑袋下,手肘抬起时,却碰到了什么圆圆的东西。

并不是什么庞然大物,陈生很诧异,他的背包放在另一边,他的手肘碰到了什么呢?

他缓缓睁开眼,骇然惊叫,一颗圆滚滚的人头,正立在黄沙之上,鲜血布满了整个面部,鼻子下的嘴巴微张着,发出恶心的臭气。

是老杨,这场聚会的组织者,现在,他血淋淋的头,就在陈生的眼前,惨兮兮的翻着白眼珠。

陈生大张着嘴巴,一时间六神无主,是谁杀死了老杨?

他记得很清楚,这片沙子很干净,他躺下时,并没有这颗可怖的人脑袋,陈生顺着染血的沙子看去,血迹隐没在郁郁葱葱的林地里。

一定是有人杀死了老杨,切下了他的头颅,老杨的头颅又从林地里轱辘到了他的身边!

陈生心跳的厉害,那杀人凶手说不定就站在某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陈生从背包里拿出匕首,向沾着血迹的林地走去,他本以为会看见老杨的尸体,更糟的话还可能会碰到杀人凶手,可是,那一片林地,除了血迹,什么也看不见。

老杨就剩下这一颗头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陈生知道是另外的朋友过来了,他怕他们误会是自己杀害了老杨,于是陈生将老杨的头颅塞进自己的背包里,收好匕首,若无其事的站起身。

张媚穿着背心开心的向陈生挥手,丰满的胸部将背心衣领撑得很低,露出迷人诱惑的沟壑,她的身后,是胖子和高飞。

胖子一如往昔的肥胖,他也笑着,只是看起来虚假而又小心。

高飞则严肃着一张脸,双眼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冷冷的盯着陈生,

陈生知道,凶手,一定就在这三人之中,没有人会忘记五年前的那件事情。

四个人聚在一起,天黑时在沙滩上生了篝火,张媚似乎非常高兴,她向同伴们讲述高中毕业后的生活,以及新交的女性朋友,很快,气氛就热切了起来。

胖子从高中起就没有女朋友,他笑呵呵的说道:“张媚,你身边那么多美女靓妹,哪天有时间给我介绍一个,我请你们吃饭!”

“得了吧,你这个花心汉,喜欢谁不还都是一阵儿,我才不把姐妹们往火坑里推呢!”

说着,他们哈哈大笑,陈生也跟着笑,他眼角余光瞥向高飞,他还是板着一张脸,眉头紧皱,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要说杀死老杨,高飞的嫌疑很大,陈生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时,高飞突然说话了。

“老杨呢?他邀请我们来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他人呢?”

这句话来的很突兀,原本已经和谐了一些的气氛,又立刻安静下来。

高飞接着说道:“也不知道他脑子里是不是有屎,都已经互不联系那么久了,突然就要将我们聚在一起,要不是因为有那件事情,我才不会来!”

大家都知道高飞指的是哪件事情,一时间都非常紧张,张媚皱着眉,低头不语,胖子赶紧竖起手指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陈生没说话,其实,他和他们并不熟,就如同高飞所说,要不是因为有那件事情,他也不会来这地方度假。

“怕什么,这荒郊野岭的,还有外人听去不成?我倒是想要知道,老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气氛变得很尴尬,没有人说话,空气都沉默着,半晌,胖子怯怯的道:“老杨说不定还在路上。”

各自沉默,几乎是不欢而散,几个人在沙滩上立好了帐篷,都钻了进去,留下篝火在原地逐渐成为灰烬。

陈生站在他的帐篷前,往那边打量,按顺序是他,张媚,胖子,高飞。每个帐篷之间都间隔至少五米,很防备的距离。老杨的人头还在他的背包里,要想办法处理掉才行。

他不信老杨是最后一个死者,陈生警惕的将一把匕首别在后腰上,又将自己的帐篷底部划了一个洞,向下挖深了沙子,将老杨的头颅放了进去,他填上沙子,又用旅行包盖住破洞,才小松了一口气。

他突然有一种预感,他们五个人,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回到家中,那就是凶手,而老杨现在已经死了。

陈生本想睁着眼睛度过夜晚,可是却渐渐睡着了,深夜,陈生突然被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惊醒,他连忙将身体探出帐篷外,仔细一看,脑袋霎时懵掉了。

篝火已经完全熄灭了,但是沙滩上却被火光映照的红光闪闪,那是一团人形的火焰,在一摊更大的火焰中拼命地挣扎着,惨叫着。

那声音十分凄厉,比用玻璃尖儿划在铁片上更加尖锐,令人头皮发麻。

“啊!天啊!是胖子,胖子身上着火了!”

张媚也钻出帐篷,他惊恐的尖叫声让陈生瞬间清醒,他提起装满食物的篮子,飞快的奔向湖边,舀了水回来救火,可是火焰太大,这点水泼进去根本就没有丝毫作用,胖子的惨叫声逐渐小了下去,陈生着急的向他身上泼沙子,这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是高飞,他的眉头皱的死紧,说道:“没用的,你看那边。”

陈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只汽油瓶,还隐约闻得到汽油独有的味道。

这是纵火…暗黑无光的深夜,一个人影鬼祟的从帐篷里钻了出来,拿着一只汽油瓶泼向胖子的帐篷,以及他身边的沙滩,然后丢下一根燃烧的火柴,转身钻回帐篷里…

陈生一想到这个画面,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脂肪多的人烧起来很壮观,胖子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但是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还没有停止,张媚傻在一边,捂着嘴巴满脸泪痕,陈生看得出来,她是恐惧大于悲伤,被吓哭的。

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胖子就算是救回来人也废了,更何况,陈生看着高飞按住自己的手,他们都有私心,胖子死了于高飞和张媚都更有利。

当然,也包括陈生,他攥紧了拳头,眼见着胖子在大火中变得纹丝不动,空气中飘荡着血肉烧焦的恶臭味,所有人都在沉默。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