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为嫁

十六岁之前,我觉得,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爹亲娘亲,不如慕容棣亲。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许归山,那时沧海老人广收天下学子,我爹带我上山报名。我闲得无聊,偷偷溜出来,还没跑远就看到了稀罕事儿。

九十九阶白玉阶下,正跪着一个灰扑扑的身影,周围人来人往,他却匍匐在地,一动不动。

我顺着山阶往他身边跑,我爹闻讯赶来抱起我。我指着他问:“爹,他是谁?”

多谢这个烽烟四起的年代,我爹这样的巨富大贾才成为所有想当皇帝的野心家的座上之宾,因此他只是眯起眼看了看,便笑道:“真巧,这不是郑国侯的小儿子吗?”

郑国侯的小儿子,天生眼盲,娘早死,爹不疼。

我爹曾说他可怜,我却不知这是个怎样的可怜法。他忽然抬起头来,于是我在我爹的怀中,借着绮丽的朝霞,望见了一生中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面孔。

那是一张白玉般洁白无瑕的脸,面上有着最完美的五官,从我的角度看去,他长长的眼睫毛静静地搭在狭长的眸子上,眼尾一颗朱红泪痣美得夺人心魄。

他平静地将脸对准我,漆黑的眸子像最剔透莹润的宝石。我仿佛被蛊惑一般向他伸出手,我爹却忽然道:“小公子还是别在这里等了,沧海老人立下规矩,不收身体残障之人,你就是跪到地老天荒也无济于事。”

“地老天荒不行,我便跪到海枯石烂,有志者,事竟成。”

慕容棣平静地回答,他穿着一袭陈旧的灰色单衣,在许归山凛冽的寒风中显得那么单薄。我还没挣扎,就被我爹拎走了。

接下来几日,我总找机会去偷看他。

他一直平静地跪在那里,像是一块安静的顽石。我看来看去也看不出他哪里瞎,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他果然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作为一个颜控,我有个毛病,就是想将天下美人统统收归旗下。感谢我爹没把我完全养歪,我还有基本的常识,知道不能强抢民男。

所以在一个下雪天,当慕容棣身形晃了晃,晕倒时,我左顾右盼半晌,终于下定决心将他扛回了房间。

我将他裹成个大粽子扔在床上,待下人为他灌下一碗热参汤后,他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

他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如同雨后的天空般纯澈高远,美貌衬上这样冷寂冰凉的神情,让人觉得,纵使将世间繁华尽数捧于他面前,亦难换得他一笑。

我不待他开口,便问:“你愿意当我的书童吗?”

他不说话,像是没听懂我说什么似的。我被他的脸迷得魂不守舍,再接再厉道:“沧海老人想来是不会收下你了,不如你扮成我的书童,我上课的时候,你也可以在旁聆听。”

这是个不太高明的法子,却是我想了这么久所能想到最好的办法。慕容棣愣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终于听到他说了一声“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