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愿望

新婚的程才跟妻子孟杨商议后,两人一致决定将泰国作为新婚旅游的首选目的地。

对于刚成婚的小两口的这个想法,一向视程才为心头肉的母亲自然是支持的,不过程才的父亲没说话,既没说同意,也没反对。

程才知道父亲这是心疼钱,“爸,我俩报的是旅游团,俩人算‘团购价’,七天时间也就18888元,我一个月多点的工资,要不是因为给新婚留下个念想,您儿子才舍不得花那个钱呢!”

程才父亲听了儿子的一番话,也就释然了些,终于点了头,算是同意了。

花了几天时间,办好了各种必不可少的手续后,程才跟孟杨乘上了飞往泰国的飞机。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七天时间眨眼过去,小两口从泰国回来了。

风尘仆仆的俩人一阵风似的闯进家里,迫不及待跟父母分享起了旅途中的各种见闻,会给人踩背的大象,外表很女神说话却是粗重男声的‘人妖’,充满着异国风情的建筑,当地美食,各种风土……等等等等,说了大半天。

“对了,爸,妈,你们看看我带回来个什么——”说着话,程才眼神示意孟杨,孟杨从随身的挎包里拿出来一个娃娃放在了面前茶几上。

“程才,这是个啥呀!”母亲被那个娃娃吓了一跳。

“妈,”孟杨看到母亲的样子感觉好笑,解释道:“这在他们当地可是很有名气的‘心想事成’娃娃,您别看它长得不怎么好看,甚至有点吓人,可我听说,只要虔诚地对它许愿,那愿望便会实现的!”

母亲没敢动茶几上的娃娃,只是戴上她的老花镜,凑近了仔细观察起来,一会儿后,母亲一脸不可置信道:“这个娃娃真有那么神?”

已经戒烟数个月的程才父亲,这会儿掏出一支烟来点上,看着茶几上的那个娃娃,吸了口烟,吐出一大串烟雾。

那个娃娃确实长得很丑,可以说没有任何美感可言,用吓人来形容它都是轻的——脸颊上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两道像是蜈蚣样子的缝线蜿蜒而上,一直通到头顶,眼球只有一个,血的颜色,看去很触目惊心,身上的衣服是麻制的,脑袋上前半部分没有头发,后半部分的头发又长及脚踝——怎么看怎么都有股子说不出来的诡异。

“这东西,”程才的父亲瓮声瓮气道:“怕不是个祸患吧!”

2

生活里,真正让人觉得精彩的部分其实不多,大多时候都是平淡的,白开水一般。

假期结束,程才跟孟杨都回去上班了,毕竟每个月还要雷打不动的必须还房贷,那个从泰国带回来的唯一的纪念品,在那次“惊艳亮相”之后,由于父母反对将那个娃娃摆在家里,扔了或是送人,又实在舍不得,最后孟杨只能把那个娃娃束之高阁,放到了行李箱中扔进了杂物间。

在结婚之前,父母为程才在市区置办了一套一百二十多平的婚房,就这最近一段时间吧,那套房子眼看就要装修完毕了,程才每天都要去那边看一下,算计着什么时候乔迁新居。

娶新娘住新房嘛。

这天,程才回家的时候,孟杨已经在准备晚饭了,父母还没回来。

程才蹑手蹑脚走到正在忙碌的孟杨身后,一把环抱住娇妻的腰,嘴巴贴近孟杨耳边:“亲爱的老婆大人,在准备什么好吃的呢?”

孟杨被吓了一跳,嗔怪道:“还能是什么好吃的,简单吃点得了——对了,房子装修的怎样了?”

程才神秘一笑:“嘿嘿,你猜?”

孟杨翻了个白眼:“猜你妹猜。”

“已经装修完成了,这会儿,估计师傅们正在收拾东西给咱的新家打扫卫生呢,等通通空气,咱就可以搬家了!”

“真的!”孟杨高兴了起来,转身挂在程才脖子上狠狠亲了自己老公脸蛋一口。

又等了十天左右,小两口请了一天假搬去了新家。

忙活到大半夜,睡觉的时候,躺在崭新被窝里的俩人,憧憬起了美好的未来:他们会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双方父母会来帮衬着俩人带带孩子,慢慢地,家里添了车,房贷越来越少,生活越来越轻松……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人情,各种各样的小病小灾,都是花钱的地方,加上房贷,每个月的月底,俩人的工资就剩不下多少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争吵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俩人都指责对方平日里不知节省。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