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笔友

A A A

也许是因为性格太过孤僻,我的朋友王珊珊是一个十分内向的人,不是很会处理人际关系,所以她的朋友并不是很多。

为了能让她多交些朋友,每次聚会什么的我都带上她,但不知为什么,每次只要有她,本来热闹的聚会就会在沉默中不欢而散,久而久之,王珊珊就只剩下我一个朋友。

一天,王珊珊兴奋的告诉我说,她新认识了两个朋友,一男一女,而且谈的很投机,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我好奇问她的他们是哪个班的?王珊珊说不是咱们学校的,是别的学校,她认识这两个人是通过写信,和他们是笔友。

看着王珊珊那兴奋的表情,我由衷的为她高兴,她交到朋友了,虽然只是笔友,可是王珊珊既然交到新的的朋友了,我就为她高兴。

王珊珊每天都和那两个笔友通信。王珊珊给我说,两个笔友中男的叫亚京,女的叫南韩韩,三人年纪一般大,一个在市20中,一个在24中,虽然三人彼此都没见过,但通过写信之间的互相了解,三人爱好性格竟然出奇的相似,所以总有说不完的话。

虽然我也没见过那两个人,但通过王珊珊的描述也对两人有了大概的了解。

王珊珊天天给我讲他们两个人的故事,比如亚京买了一件新衣服不小心扯破了,比如南韩韩的新手机没玩两天就丢了……虽然这些都是一些很琐碎的事,但是看着王珊珊高兴的给我讲着每一件事,我也替她高兴。

只是,除了信件上的来往,我一直没见过王珊珊的这两个笔友。

2

大概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

一天,门卫阿姨送来一封信,说是王珊珊的。我回头,王珊珊座位空着,大概路上堵车了吧,于是我接下,对阿姨说等一会王珊珊来了我交给她。阿姨谢了一声就走了。

两个信封很漂亮,是那种绘着可爱卡通图案的牛皮纸信封,摸着很有质感,每一封都被撑的鼓鼓囊囊的,应该是写了不少东西,我笑笑,他们三个还真能说,也许真是所谓的相见恨晚吧。

信封上的字写的很漂亮,让人看着很赏心悦目,但不知怎么的,我却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的哪里不对劲,又仔细的看了看,猛地,我明白了,怎么会是这样?可是,这个,这个怎么可能!我像见鬼一样不知所措,呆立了片刻,一把撕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瞪大眼睛,难怪我觉得不对劲,原来这两封信的字体和王珊珊的一模一样!

突然,一只手伸到我面前一把把信抢过去,抬头,是脸憋得通红的王珊珊。

“珊珊,你听我解释……”我急忙辩解。

“你怎么能偷看我的信!”王珊珊终于爆发了!

“我……我……珊珊,你别激动,你听我说……”我急忙说。

“不要给我说!我算是看错你了!”珊珊一把将信塞进包中,转身离去。

“珊珊,珊珊!”我冲着珊珊背影大喊,她却头也不回。

想到刚才的事,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这是怎么回事?我一直就对着两个从未见过面的笔友有些怀疑:今天看到这两个人的信后,更是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有人和他人写字笔迹一模一样?难道是那两个人有问题?或者说是王珊珊有问题?

我感到背后一阵阵发冷。

3

因为这件事,珊珊连着好几天都没来上课,我知道她一定是在生我的气,可是我也是满肚子的气,我不也是为了她好?她怎么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连个辩解的机会也不给。可是,一想到那天看到的信封上的那个字,我就觉得一阵发冷,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不行,无论怎样,我必须去找王珊珊。

来到珊珊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街边的橘黄色路透放出温暖的光。站在门口,我听到了里面传来熟悉的笑声,那是王珊珊的,什么事让她这么高兴?犹豫了一会,我还是敲了门,咚咚咚,“珊珊,是我,开门。”

没一会,门开了,是珊珊,两天不见,她变的有些憔悴,双眼有微微的凹陷,但精神很好。

“你来干什么。”珊珊的口气很冷漠,她一定是对那天的事耿耿于怀。

“对不起,珊珊,那天私拆信是我不对,但你能听我解释么?”我真诚的看着珊珊。

沉默了一会,珊珊请我进了屋,径直到了客厅,桌子上摆了好多写满了和空白的信纸,看得出珊珊一直和那两人通信着。

“你有什么想说的。”珊珊望着我,口气好了些。

我一把抓起桌上的几封信。

“你干什么!”珊珊惊讶的大叫。

“珊珊,你难道没有发现么?”我使劲的摇晃着手中的信说。

“发现什么?你快给我放下。”珊珊要冲上来。

“你没发现他俩给你写信的字体和你的字体一模一样?”我大声说。

“那又怎样,我们是好朋友,字体一样有什么奇怪。”珊珊毫不惊讶。

“珊珊,你见过那两个人么?”我再次问。

“是没有,又怎样。”珊珊说。

“你难道不感觉奇怪?两个和你字体一模一样的人和你交往了这么久你却没见过,难道你不觉得奇怪?”我觉得一阵阵发冷。“王珊珊,我怀疑那两个人就是不你的笔友,是不是你自己精神出现幻觉了,自己虚构出来的?还是你脑袋……”

“够了!”王珊珊愤怒的大叫,“你是说我脑子有问题?得神经病了?你脑子才有问题,是不是你看我有朋友了嫉妒我,难道我要像你一样,连朋友也交不到?滚,你给我滚!”

王珊珊一把抢过我手中的信,像凶恶的母狼一样,连推带赶的把我撵出房子,碰的一声狠狠的关上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