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丈夫

梁美从公安局下了班后,回到家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上背心短裤,瘫坐在沙发上抱着白色的熊宝宝,扣着它的小鼻子,做刑警的工作真心很累,审案子,抓犯人都是累人的活,不过自己也慢慢习惯了。

前段时间刚刚参加完闺蜜阿雪的婚礼,闺蜜的丈夫苏鸿基是一个面相慈祥,温文尔雅的男人,在高中做英语老师,看起来很和蔼可亲,想起自己的闺蜜比自己先结婚了,而自己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虽然相过亲,但对方一知道自己是刑警,都不愿意交往。

梁美也不想管那么多了,现在只好再过几年单身生活了,看着电视,梁美渐渐的打起瞌睡。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把梁美惊醒了,出于刑警的本能反应,梁美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鞋也没穿,光着脚跑到门边,

对着门外严厉的说:“谁?”

“是我,我是阿雪,快开门哪!”外面的声音很惊慌甚至带着哭腔,梁美确定外面是她没错,就把门打开了。

阿雪一下子抱住了梁美,哭了起来,仿佛受到了惊吓。

梁美急忙把阿雪扶到沙发上,给她倒了一杯水,安慰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别害怕,别紧张,有我在,这里很安全的。”

“他好可怕,我不敢跟他在一块了!”阿雪紧紧抱住梁美。

“难道是你的丈夫苏鸿基?他打你了,这不可能啊,我们都是受过专业格斗训练的。”梁美拍了拍阿雪的后背。

“不,他并没有这么做,但是他变得好可怕。”阿雪说完,回忆起了之前的恐怖经历。

自从办完婚礼后,两人的感情生活一直很好,丈夫对自己很好,很贴心,自己虽然是个散打教练,别人会认为是女汉子,但在丈夫苏鸿基面前,阿雪也有着所有小女孩的小鸟依人。

婚后没几天,阿雪和苏鸿基两人去逛商场,买了不少东西,结果就在回家的路上,从巷子里跳出几个衣着非主流的小混混,有的染着红头发,有的打着耳钉,他们的头头是个身材高挑,染着黄发,胸前文着图案的人,戴着一副墨镜,好像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混混。

“哟!妹子,长得挺俊啊,陪哥哥们喝几杯啊,”混混们不理睬苏鸿基,直径走向阿雪。

苏鸿基怒了,拦在妻子面前,“你们这是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

“呦呵,你小子胆他妈够肥的啊,敢跟老子这么说话,老子就觉得你媳妇漂亮,想借来睡睡,你有意见是吧?也不打听打听杰哥是谁,老子睡你的女人,那他妈是你的荣幸,别不知好歹。”混混头头轻蔑的拍了拍苏鸿基的脸。

“想玩玩是吧,好啊,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阿雪说完飞起一拳,将杰哥的墨镜打了下来,又一脚提到一个马仔,这帮乌合之众,哪里是阿雪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揍趴了。

“行,你们他妈有种,给老子记着!”杰哥捡起地上被打碎的墨镜,和马仔们狼狈的逃走了。

“老公,你不要紧吧,别害怕,我把他们都赶跑了。”阿雪安慰苏鸿基,并扶着他回家了。

从这天起后的一个星期,苏鸿基就去出差了,也没有说明去哪里,只说两个星期后就会回来。

阿雪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可奇怪的是,不管这期间是打电话还是发微信,苏鸿基都没有回复,这让阿雪的心中忐忑不安,她只好希望丈夫平平安安的。

果然两个星期后,阿雪刚一下班,发现苏鸿基已经回到家了,还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阿雪高兴的拥抱了他。连他这段时间在干嘛也没去问了。

可是就在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苏鸿基对阿雪严肃的说:“如果,过几天有我的快递,你不要帮我拆封,等我回来自己拆。”

阿雪当时并没有在意,没过几天真的寄来了一份包裹,而且很严实,像是什么易碎物品,里面是一个皮箱,但是苏鸿基确坚决不说那是什么,并且锁在了抽屉里,不过丈夫既然对自己交代了,还是尊重为好。

然而就在的后几天,苏鸿基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虽然他对阿雪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可是他的脾气却越发暴躁了,从此,只要他看到有男性和阿雪说话,他就会大发脾气,而且及其可怕,这以后,阿雪的男性朋友越来越少。

阿雪也感到很奇怪,以前谈恋爱时,苏鸿基可不是这么一个小心眼的人,怎么这次出差回来,判若两人呢?

然而,诡异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就在一个周四的下午,阿雪教完学员后,已经是晚上六点了,自己得赶紧回家做饭才行,就在她走进之前那条小巷子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他穿着黑色的长大衣,手里拄着黑色雨伞,头上戴着一顶中老年人的鸭舌帽,就像契科夫写的《装在套子里的人》中的别理科夫一样。

阿雪走进了几步一看,竟然是老公!她刚想叫他,突然,一阵阵摩托车的声音传了过来,原来是上次那几个小流氓,他们每人骑着摩托,有的后面坐着个小妹,仿佛是来故意上街找碴的。

“我尼玛,这不是上次那小子吗?”其中一个马仔冷笑着说,“可以啊,娶个女汉子做老婆,瞧你他妈那怂样,靠老婆保护,真他妈丢人。”杰哥还有混混们走上去对苏鸿基,推推推拉拉,指指点点。一旁的小妹们看着苏鸿基偷偷的笑着。

“混蛋!”阿雪骂了一声,脱了外套刚要冲上去,然而奇怪的一幕发生了,苏鸿基突然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吼叫,一把抓住其中一个留着寸头的马仔的脖子,拎了起来,顺势一丢,把他扔进了角落的一个垃圾桶里。

这还得了,揍他!杰哥一声令下和所有的混混,拿起棍棒,抽出小刀,向苏鸿基扑来。

苏红基把风衣和帽子一脱,张开双臂,竟然跃到半空中,朝着它们扑来,他的嘴里发出可怕的叫声,那个声音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发出来的,此时此刻,苏鸿基就像一只饿了很久的野兽,对着混混们撕的撕,挠的挠,很快就把他们打到在地。

他们身上被苏鸿基打得皮开肉绽,它转身又扑向混混的头头杰哥,杰哥看着苏鸿基的脸,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他吓得瘫在地上,连连求饶:“别别别…大哥,大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马上从这条街上消失,你饶了我吧!”

他的下体早就吓得尿湿了,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痞气,可是苏鸿基这会儿仿佛失去了理智,根本不理睬他的求饶,似乎听不懂人话一样,他猛的扑倒杰哥的身上,狠狠的撕咬着他,杰哥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苏鸿基的嘴里竟然叼着杰哥胸前纹身的那块皮肤,仿佛在叫着一块美味佳肴。

眼前的一幕,把阿雪惊呆了,在她眼里,丈夫根本不会打架,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斗。

苏鸿基把杰哥推倒一边,又大摇大摆的走向那几个小妹,小妹们吓得捂着头跪在地上尖叫起来,阿雪担心丈夫干出什么违法的事,连忙冲上去,对着他背后就是一掌,把丈夫打晕了。

小混混们爬起来,捂着鲜血淋淋的伤口,连滚带爬的逃走了,连摩托车都扔了。

阿雪搀着苏鸿基回到家里,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醒来,阿雪询问他昨天晚上打架的事情,可是丈夫总是草草的敷衍一下,始终不愿意说什么,这让阿雪心里很难过。

从这以后,这一代的流氓,地头蛇谁都不敢来找他们的麻烦,有的见了苏鸿基像见了鬼一样,拔腿就跑,有的来不及跑的,就战战兢兢的鞠躬,喊大哥。

苏鸿基却从不理会,而且他变得越来越凶悍了,有时晚上行为举止还非常古怪,渐渐的小区里的人都开始回避他,仿佛他成了小区里谈之色变的人物,阿雪的心里也有些难堪,值得欣慰的是,苏鸿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关心。

“就在昨天晚上,实在时把我吓坏了,太可怕,实在太可怕了!”阿雪紧紧的抓住梁美的手。

梁美看的出来,阿雪这次真的是受了惊吓,阿雪定了定神,继续说了下去。

就在昨晚凌晨两点多,阿雪起来上了个厕所,但等自己刚回到床上时,发现苏鸿基竟然没在床上!她叫了几声老公,也没人答应,她又下楼到客厅去看,客厅也是空空如也,奇怪他到哪去了?他的手机还放在枕头边,人却消失了。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