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别墅谋杀案

A A A

“是你,一定是你下毒杀害了阿伟!”看着死在床上了李伟,欧阳雪崩溃地指着程灵说道。欧阳雪和李伟是情侣,现在李伟死了,欧阳雪非常伤心。

“你凭什么说是我杀害了李伟,我有什么理由杀死他?”程灵说道。

“你不想支付给阿伟100万奖金,所以杀了他,这就是理由。而且这是在你家里,只有你最方便下毒。”欧阳雪说道。

“你想什么呢,如果我因为不想支付给李伟100万奖金而把他杀了,那我直接不举行这次业余滑雪比赛不就行了,那样我就不用支付任何人奖金。”程灵说道。

二天前林峰收到一封匿名邀请函,邀请林峰到雾峰雪山参加一场业余滑雪比赛,前三名可分别获得100万10万5万奖金。林峰喜欢滑雪,只是身为警察的他平日工作繁忙,很少有机会滑雪。

正好局长开恩,元旦有三天的假期,雾峰雪山峰峦起伏,风景优美,雪松更是一绝,所以林峰欣然前往,即便拿不到名次,当是去旅游度假也未尝不可。

昨天上午林峰按照邀请函里附带的地图,来到了这栋雪山别墅,受邀参加本次业余滑雪比赛的一共有七人,除林峰之外,另外六人是本市医科大学的学生,都是滑雪社团的成员。而程灵正是别墅的主人,也是本次活动的发起人。

“反正就你最可疑,莫名其妙邀请我们参加滑雪比赛,而且就请我们这几个人,除了这位林大叔之外,只有我们一个社团的人。”欧阳雪说道,越说哭的越伤心。

“我邀请了本市三所大学滑雪社团的成员,其他两所大学滑雪社团的成员都没有来。而这位林峰先生,是一位警察,我是在报纸上看到他曾经在一次滑雪的时候,偶然抓住了一伙毒犯,知道他也是一位滑雪爱好者,所以顺便也邀请了他。我只是喜欢滑雪,所以组织一场业余滑雪大赛,想认识更多的滑雪爱好者。”程灵说道:“在昨天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

“欧阳雪你不要太伤心,眼下情况未明,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警方,一切等警局派人来了再说。眼下大家不要胡乱猜测,也不要破坏现场。”出了命案,身为警察的林峰自然要出来主持大局。

“是呀,小雪,昨天我们在这里玩的多开心呀,程灵姐不像是凶手。”张军堂说道。

“是呀,小雪,程灵姐不像凶手!”杜莎莎阴阳怪气地说道:“我看某人更像是凶手,李伟一死,某人就有机会了!”杜莎莎一向看不惯张军堂,所以听张军堂一说话,就出言讥讽。两人之间的矛盾源于杜莎莎的闺密苦追张军堂,而张军堂却喜欢欧阳雪。

“莎莎,别乱说话,不是有警察在这里吗,我们应该听警察的。”郭成功说道。郭成功暗恋杜莎莎,不少人都知道。

“我是喜欢小雪,但是我光明正大,小雪跟李伟好了以后,我有再骚扰过小雪吗?我也不可能为了这个而杀害李伟。”张军堂辩解道:“而且要说杀人动机,郭成功杀人动机更大。谁都知道郭成功你成绩突出,但是李伟始终压你一头,不论是考试还是其他,你都排在李伟后面,成了万年老二。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你在寝室里用刀扎同学合照上李伟的头像。”

张军堂被杜莎莎讥讽的生了气,就将气全撒在郭成功头上。

“好了,你们不要再吵了!”林峰大声说道:“现在我们都到客厅去,把这里的门锁上,等着警察来。”

众人依照林峰的说法,都在客厅里坐着,各有所思,都不说话,一时间气氛非常尴尬。

“警察到来应该还有一段时间,这样吧,现在我们先来整理一下李伟的死。”林峰说道:“各位都是医科大学的学生,正如大家所说的那样,李伟死于中毒,依症状来看,毒药很可能是氰化钾,死亡时间初步判定是在两个小时之前,也就是15:30左右,李伟应该是在睡梦中死去的。现在我们来推测李伟可能的中毒时间。理论上来说,如果下毒者将药量控制的好,利用氰化钾,可以让人在任意时间死亡……”

“我们都是医科大学的学生,林大叔你不用解释那么多。依我看,李伟最有可能就是在我们比赛完毕,回到别墅后的这段时间中的毒。你们想,如果李伟是在更早的时间中毒的话,他不可能完成滑雪比赛,而且还拿了第一名。”杜莎莎说道。

“是的,我猜想毒药要么是放在水里,要不就是在食物中!”李华丽说道:“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吃中午饭吃到中途,李伟说他有些不舒服,想回房休息一会儿。当时大家都以为李伟感冒了,所以都没有在意,就让他自己回房休息了。很可能当时李伟就已经出现了中毒反应,只是他自己可能也认为是感冒了,才会感到不舒服。”

“我们比赛完毕,大家又累又冷,回到别墅的时候,大约是14:00,程灵姐给大家倒了八杯白开水……”郭成功说了一半又不说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毒药是在水中,那么下毒的最有可能是程灵。

“我确实为大家倒了八杯白开水,但是八杯水都放在拖盘之中,大家自取的,如果是我下毒,我要怎么保证让李伟拿到那杯有毒的白开水呢?”程灵说道。

“是呀,回想当时的情形,程灵姐用一样的玻璃杯,倒了八杯白开水,放在拖盘中,拿到茶几上,然后大家自己取来喝。我记得第一个取水的是程灵姐自己,最后一个取水的是杜莎莎,李伟是在中间取水的。如果说其中一杯水有毒的话,也就是说每个人有1/8的几率拿到有毒的那杯水。除非程灵姐只是想随机毒死我们其中的一人,否则不可能保证某个特定的人一定会拿到那杯有毒的水。”张军堂说道。

“接下来,欧阳雪和程灵姐去厨房为大家准备午餐,而我们其他人则在客厅里聊天歇息。”杜莎莎说道:“午餐的食物大多都是提前做好了的,只是加热了一下就可以吃了。很快大家就开始吃午餐,那个时候大约是14:30。餐桌上的食物大家都吃了,所以在食物中下毒也是不可能的。期间我们喝了红酒,但是欧阳雪说李伟昨天服用过感冒药和消炎药,不能喝酒,所以他喝了果汁。但是果汁我和李美也喝过,所以毒药不可能在红酒和果汁里面。然后吃了一会儿,李伟说他有些不舒服,想回房休息,那时候应该是15:00,半个小时后,也就是15:30李伟死亡。这中间好像都没问题,那凶手到底是什么时候给李伟下毒的呢?”

“我听欧阳雪说,李伟昨天还在服用感冒药,那么有没有可能李伟感到身体不适,回到房间休息时,又喝了感冒药,如果凶手事先将李伟的感冒药调包,换成毒药或者将氰化钾涂在感冒药上,李伟服用感冒药,中了毒,然后在睡梦中毒发身亡。”程灵说道。

“没有这种可能,昨天下午,阿伟已经服用完了最后两粒感冒药和阿莫西林,盒子都让我扔了,阿伟自己也说他感冒已经好多了。”欧阳雪说道,一边说,一边又流起了眼泪。

众人理了半天也没个头绪,不知不觉已经19:00了,警方的人还没有到,大家都感觉肚子饿了,但是谁也没好意思开口。

“我看大家都饿了,要不我去给大家弄些吃的吧!”程灵说道。

“不行,在警察没到来之前,谁也不能单独离开客厅。”欧阳雪说道:“我看你是想进厨房将中午的那些饭菜毁掉,消毁证据吧。”欧阳雪一直认为程灵就是杀害李伟的凶手,所以言语之间毫不客气。

“你简直不可理喻,如果我想消毁证据,当你们吃罢午餐,回房歇息的时候,我大可以将所有的饭菜,水杯全部处理掉,而不是还放在厨房之中,等到现在才去消毁证据。”程灵说道。

程灵说的很有道理,吃罢午餐,其他人都上楼休息去了。林峰帮着程灵收拾桌子,本来林峰还想帮程灵一起洗碗,但是程灵让林峰别管了,碗筷先放在厨房,等晚上做饭的时候再洗。然后两人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聊了会儿,之后就都回房歇息去了。所有的碗筷和水杯现在还放置在厨房里未洗。

“算了,冰箱里有面包和水果,我去拿一些给大家吃,这总可以吧。林大哥,你跟我一起去吧,免得有人怀疑我消毁证据。”程灵说道。

半个小时后,警方终于来了,一共来了四个人,一名法医和三名警员。

因为有林峰事先说明,所以警察带来了检测工具。最终,在其中一个水杯中检测到了氰化钾的残留物。而根据法医判断,被害者死亡时间确实是在15:30左右,死因是氰化钾中毒,与林峰他们推断的没有出入。

林峰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如果说毒药是下在水杯中的,那么如何保证李伟一定会拿到有毒的那杯水呢?不可能会这么巧,凶手想要杀死李伟,然后在八杯水其中的一杯里下了毒,然后恰好李伟拿了那杯有毒的水喝掉,这太不可思议了,而且凶手也不可能蠢到冒这么大的风险作案。

林峰闭着眼睛开始一步步回想滑雪比赛完毕,众人回到别墅后的情形。

突然林峰睁开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是了,一定是这样,现在只需要最后一样证据,就能证明自己的推断了。

林峰起身去垃圾筒里找到中午喝过的红酒空瓶,交给警员,让他们进行化验,果然如林峰所料,红酒瓶中检测到了亚硝酸钠和硫代硫酸钠的成分。

林峰对众人说道:“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正当林峰说完这句话,众人都看向林峰,等着他说出凶手的时候,欧阳雪却突然从地下室跑了出来,一边大声说到:“我找到证据了,凶手就是程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