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西瓜的小男孩

A A A

我是一个卖烤串的,没有铺面,工作地点就设在小区门口。每当夜幕降临,我就会在小区外面的空场,支起烧烤架,摆上几张折叠小桌,几把小凳,等候客人的光临。

像我们这种买卖,客人一般都是熟客,基本上就是前后几个小区的住户,平常抬头不见低头见。只要他们想吃烤串了,第一时间就会想到我。为啥?因为熟啊!

所以和客人们拉好关系,自然就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常言说,一回生,二回熟,只要来我的烧烤摊吃过三回,那肯定就会成为我的熟客,这倒是不因为我烤的串有多好吃,主要是咱服务到位,让客人舒服。

说道服务,无非就是两点,一是态度要好,说话客气,举止规矩,二呢,就是要尽量满足客人的要求。

这两点,我自认为做的都挺到位,尤其是满足客人要求这点,我可以说是尽自己最大所能,甚至有一次,应客人的要求,还来了一次旅行烧烤。

今天生意不错,我也喝了两杯,借着这点酒劲,我给你们讲讲那次旅行的事吧。不过,那不是一次愉快的旅行,如果你们想听,请做好准备。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说来惭愧,几年前我就做烧烤的买卖,直到现在也没什么起色,也就是将就着过日子。

哦,好像有点跑题。咱们说回来,那事的起因还得从四个熟客说起。那是两对情侣,我不知道他们的本名,从他们相互的称呼得知,两个男的,一个叫桦子,一个叫小史。桦子瘦弱些,小史比较高大。

桦子和小史是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工作后就带着各自的女朋友合租一套房子,和我同在一个小区。

四个年轻人都特别爱吃烤串,经常下了班就来我这聚餐,一周最少来四次。不到一个月,他们便成了我这里的生力军,我们之间自然也早混熟了,熟到可以随便开玩笑。

一天晚上,他们照常在我这里聚餐,结账的时候,桦子嬉皮笑脸的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们出去玩几天。

我仔细一问才明白,这几个人听说黄河边上新开发了一片景区,还未正式售票,可以免费进去,于是约好请了几天年假,打算去那玩一圈。这四个人里,桦子的心眼最多,刚开始计划行程,他就盯上我了。

我有一辆金杯,平常拉货用的。桦子的计划是,包下我的车,让我做司机兼厨师,送他们去景区玩,饿了就近找个地方给他们烤串。这计划可谓是,省钱、省事、省心,一举多得。

他们出的价格也还凑合,三天一千块钱,他们包油费、路费、住宿费,酒水自带,串钱单结。真要细算下来,其实也不赚什么钱,一来,碍于情面,二来,天天烤串也确实枯燥,也想着出去散散心,于是稍作权衡,我便一口答应下来。我还有一个帮忙的伙计,我不在这几天,小区这边的买卖也不至于搁置,无非就是他一个人多受些累。

旅行的目的地距离我们这里有七百多公里,开车要八九个小时。这三天的旅程,其实只有一天玩的时间,第一天和第三天都是在路上度过的。好在出发前,我们五个人的心态都很好,自驾游嘛,沿途也是可以停下来玩一玩的。

按桦子的计划,第一天我们先抵达景区周边的一个村子,那里有农家院,可以提供住宿。

在距离那个村子还有不到十公里的时候,路边出现了一大片西瓜田,一直延伸到黄河边上。田里的西瓜,又大又圆,显然已经熟了,只等着采摘。

再往前走,不远处有一座简易的帆布帐篷立在瓜田边,看来是看瓜人休息的地方。桦子在一旁捅了捅我,说:“哥,慢点开,看看有没有人。要是有人,咱们买几个瓜吃,这西瓜看起来不错。”

桦子的话正合我意。令人失望的是,帐篷里并没有人。

“不许偷瓜!”一个稚嫩又刺耳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又把车向前开了一段距离,原来帐篷的另一侧,站着一个六七岁大的小男孩,男孩双手抱着一个盆,里面放着不少小鱼,估计是从黄河里捞上来的。他正朝着前方大喊:“不许偷瓜!”

我顺着那孩子的目光看去,大约三十米远的地方,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人各自抱着一个西瓜,正往背包里装,旁边还停了两辆自行车,看样子像是一对骑行的情侣。

那男孩又喊了一声,“不许偷瓜!”显然那对情侣根本没把看西瓜的小男孩放在眼里,背上背包,大摇大摆的骑上车,扬长而去。

小男孩对着两人的背影怒目而视,转身的时候,向着我们的方向看了一眼。我被那凶狠的眼神,着实吓了一跳,我真想象不到,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怎么会有如此怨毒的眼神。那眼神简直就像一只受了伤的豹子,企图还击时展露出的眼神。

桦子貌似也被小男孩的眼神吓到了,在一旁催促说:“哥,咱们走吧。这乡下孩子,看着真凶。”坐在后座的两个姑娘也应和着。

加速前,我通过后视镜又看了一眼那男孩。他从盆里拿出一条小鱼,挂在了旁边的一个木架上。木架上面已经挂了不少小鱼,看样子是在晒鱼干。

稍微一加速,便看见了那对偷瓜的情侣,他们并排骑着车,身后的背包鼓鼓的,有说有笑的样子,像是在谈论刚才的事。我对他们的谈话并不感兴趣,一脚油门,将他们甩在身后。

桦子选定的那个村子只有一条主路,路两侧的民房大多都改造成了农家院式的小旅馆。

我们选了一家条件不错价格便宜的住下。刚分好房间,把东西放好,这四个饿狼就开始喊着要吃肉。我看看表,下午六点多,也确实该吃晚饭了。

我在院里支好了烧烤架,熟练地点着木炭。不能马上烤,需要将火势压下去,只见红炭不见火苗的时候,才是最好的烧烤火候。

正当我挥着扇子扇火时,农家院的老板又领进两个人来。两人都推着自行车,背着包,正是路上遇到的那对偷瓜情侣。

农家院的正房,被桦子他们占了,西厢房归我,只有东厢房还有一间客房。那对情侣看过房,像是很满意的样子,付了定金就住下了。

不一会,我将第一批肉串素串烤好,小史在院里放了张桌子,四个人围坐着,边吃边聊。那对情侣像是闻到了香味,向我们这边看来。桦子好热闹,见状便邀请那两个人过来一起吃。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快就打成一片。

饭后,那对情侣把偷来的两个西瓜拿出来,跟大家分享。我也吃了几块,又沙又甜,确实好吃。

一帮年轻人,连吃带喝的闹到半夜才睡。我这一天又开车又烤串的,早就累了,收拾好工具,回到房间倒头便睡。

第二天早上我睡得正香,突然被一声尖叫惊醒。

那声音是个女声,叫的极惨,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急忙穿好衣服出了屋子。

小史的女朋友站在院中,手里握着刷牙杯子,一脸惊恐的看着大门方向。不用问,刚才肯定是她叫的。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也差点叫出声来。

大门的门洞里赫然吊着两个人,那两人脸朝外,看背影分明是那对骑行的情侣。两人的脖子上各勒着一条麻绳,双脚垂着,离地大约半米,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了。

这时桦子、小史等人也从屋里出来了,桦子的女朋友见到这一景象,又是一声尖叫。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