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爱无底线

1、顺手牵羊

早上6点多,李知源就醒了,往常他会睡到八九点钟。

早醒的原因是,今天要出公务员考试的面试成绩,昨天晚上他紧张得几乎一夜无眠,凌晨时分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这场考试对他和姐姐李潮溪来说太重要了!

李知源两个月前大学毕业,参加了本市的公务员招考。其实,他的笔试成绩不错,但现实社会中,公务员考试面试成绩才是最重要的。悲催的是,面试成绩没有硬标准,随意性太大,像他这样没有关系没有资源的考生,面试成绩基本上是很差的。所以,即便他觉得面试发挥得不错,但心里还是没底。

和姐姐李潮溪比起来,李知源起床还算迟的了。姐姐在一家酒店上班,今天上早班,6点之前就出门了,现在忙得正欢吧。为了他,姐姐付出的太多了。初中没毕业就来城里打工了。现在姐弟俩租的出租屋,租金都是姐姐出的。在他的心里,姐姐既是姐姐,也是娘。

李知源起床了,屋里没空调,热得难受,面试成绩公布的时间是10点以后,反正等得着急,也无聊,他决定到附近的华联超市蹭空调去。

他心烦意乱地在华联超市里闲逛,逛了一会儿,内急,他跑到厕所里,解开腰间的牛皮裤带蹲下去,不知道怎么回事,裤带的金属扣头从皮带上脱落,一下子滑落到下水道里去了。

李知源那个心疼啊!这条裤带特别有意义,是姐姐送给他大学毕业的礼物。姐姐说,鞋和裤带是男人的面子,可不能丢人。现在,裤带扣头掉了,皮带也没用了,200多元钱就这么没了!他怎么不心痛?

好在李知源的裤腰中间有扣子和扣孔,两者一接合还不至于要提着裤子丢人现眼。

李知源舍不得丢弃皮带,将裤带穿在裤袢上,用上衣盖住,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当他走到裤带经销区时,看见一条条皮带挂在那里,心里噗噗地跳了起来。他忽然意识到,裤带的标志卡是贴在皮带上的,而裤带头是可以卸下来的,这里是销售自助区,没有销售员,只要自己把裤带头卸下来,那条几百元钱的裤带不就完好如初了吗?

李知源也知道,商场里是有摄像头的,但姐姐曾在这个商场做过营业员,她曾经说过,商场里每天会丢失很多东西,但小物件一般是不查录像的,除非是丢了值钱的东西,商场才会大动干戈地去查找,甚至报案。

想到这里,李知源吸了一口气,四顾无人,他快速地卸下一个皮带头,塞到腰间,随后,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出口处。警报器如预料中的那样没有响起,李知源便快步走出商场,一口气跑回出租屋里。

2、消灭证据

回到家里,李知源上网查询面试成绩,这一查,他的气粗了:自己的面试成绩竟是第一名!

李知源瞪大眼睛,一遍遍地看着,一遍遍地刷新网页,没错,准考证号码,姓名,所有信息都没错,自己是真真切切的第一名。这就是说,只要自己政审和体检没问题,当公务员就是板上钉钉了!

李知源激动地打电话给姐姐,李潮溪听罢,一下哽咽起来,说了声:“小弟,我马上回去!”便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李潮溪气喘吁吁地赶到家里,等她再三看清电脑上的成绩后,泪水唰唰流了下来,她娇小的身体依偎在弟弟宽厚的胸怀里,哽咽着说:“太好了!李家祖坟冒烟了,爸妈在天上保佑我们了。爸爸妈妈,女儿可以向你们交差了。”

随后的一系列事情顺利得出乎姐弟俩的意料,体检政审一路顺风,一个星期后,李知源被市文明办录取为公务员了。

李知源被分在宣传科,科长姓常,刚从副科长的位置提拔上来,干劲很大。这天,科长开会,意气风发地说:“现在不是讲法治社会吗?我有个想法,搞个活动,把法治和市民文明联系起来,切合大势嘛!”

众科员纷纷称赞常科长思路清晰,高屋建瓴。常科长很受用,雷厉风行地说:“那就这么定啦,马上开始实施,我亲自挂帅,负责指导,老李负责具体工作,新人职的李知源负责配合。老李,你谈谈想法。”

老资格的副科长老李说:“我觉得用具体的案例来说法好,我们可以选择办公室附近的华联超市,调取监控录像,查找市民在公共场所的不文明甚至轻微违法行为,比如有没有赤膊上阵,有没有小偷小摸等等,联合电视台来个现场曝光,具体方案李知源做一下。’

“好!就这么定!先拿个方案,随后开个新闻发布会,做好宣传,壮大声势后正式启动。散会!”

人都走光了,李知源呆坐在会议室里,差点尿裤子。为什么?他想到了几天前自己在华联商场偷裤带头的那档子事。如果被曝光,后果可想而知,开除出公务员队伍是必然的。好在查阅录像几天后才进行,还有回旋的空间。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李知源沮丧地和李潮溪说了情况,李潮溪听罢,责怪道:“小弟,你怎么能做那样的傻事呢?一条裤带能值多少钱啊!”

李知源哭丧着脸说:“姐姐,其实当时我也不完全是为了钱才干傻事的,那条裤带不是你送给我大学毕业的礼物吗?对我来说特别有意义,我不想就那么丢了。”

李潮溪的眼角里涌出泪花,她想了想,擦了一把眼泪,小声地说:“小弟,你别着急,这事我来帮你解决。”

李知源惊喜地问:“真的?怎么解决?”

李潮溪说:“我原来不是在华联超市当过营业员吗?华联负责监控的队长叫马大林,我认识他。那家伙爱占小便宜,我给他点钱,让他把那天的录像删了。”

“太好了!”李知源大叫道,在姐姐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李潮溪幸福地白了他一眼,说:“瞧你那德行!像个小孩子。好好在政府里干,快给姐姐找个弟媳妇。”

李知源连连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姐姐,你怎么找借口呢?总不能对他实话实说吧,要是实话实说,暴露了我的行迹,还是留下了尾巴。搞不好他以此威胁我,讹诈我呢。”

李潮溪说:“小弟,这还要你提醒啊?我早就想好了,第一步是不告诉他理由;第二步是如果他非要追问理由,我就说我有个亲戚那天在超市里偷喝了一罐啤酒。反正这样的事情多得是,马大林不会怀疑的。”

李知源如释重负,开起了玩笑:“那只好委屈‘你们家亲戚’,让他背黑锅了。”

“谁让你是我弟弟呢!”李潮溪幸福地笑着。

李知源没有发现,李潮溪的笑意里,有一丝苦涩。

李知源又交代说:“姐姐你要注意,要当着马大林的面删了录像,要眼见为实。”

“知道了!”李潮溪说完,迈开大步,以就义般的姿态走出家门。

3、仍辱负重

李知源在华联超市打工时,马大林曾经疯狂地追求过她,但她觉得他人品有问题,拒绝了他。现在,厚着脸皮去找他帮忙,那个老江湖油子不会那么轻易被糊弄过去,说不定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但是为了小弟的前程,她必须冒险,必须做出牺牲。

马大林就住在离超市不远的一处民房里,李潮溪找到马大林,说明了来意,马大林笑嘻嘻地看着李潮溪,问:“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我删那天的视频?”

李知源先拉起第一道防线,说:“你别问那么多,愿意不愿意帮忙给句痛快话,不愿意我走了,删不删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马大林赶紧拦住她说:“别啊!我没说不帮忙啊。好吧,我不问那么多了,我答应帮忙,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陪我睡一觉。”

“流氓!休想!”李潮溪气得两腮通红,转身就走,但身后传来的马大林的话,让她又停下了脚步。“你走可以,我把那天的视频放到网上,那上面一定有你不希望看到的画面吧。”

“你……无耻!”李潮溪扑过去,扇了马大林一个耳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