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男女换房游戏

1.体贴的男人

章杰和马玲是在网上认识的,他对年轻性感的马玲很感兴趣,多次提出希望能交往,但马玲总是只在网上跟他暧昧,行动上却很矜持。

元旦来临,章杰说想到马玲的城市游玩,他本意是想与她相见,没等他说出口,马玲先说了:“太好了,我正好也想到你的城市去玩。但是花费太高,你知道换房游吗?”

所谓“换房游”就是双方交换住所,可以省下不少旅店费,尤其在元旦这样的高峰期。

换房规则很简单,彼此把地址告诉对方,将房门钥匙放在隐蔽处。

章杰心想:如果早点去,能睡在马玲闺房的床上,闻着她的体香入睡,应该是件多么美妙的事。但马玲不给他这机会,她要求两人同时向对方的城市出发,也就是说:他们没有相见的可能。

元旦的前三天,章杰离开了公寓,他把钥匙交给邻居露里太太,这个老实巴交的妇人和他相识多年了,做事比较稳妥。章杰说:“今天下午我表妹会来,你把钥匙交给她。”

这天下大雪,天黑得很早,露里太太直等到晚饭过后才听到敲门声,门外站着一位漂亮的姑娘,正是马玲。

马玲拿到钥匙,打开章杰的房间,她被里面的豪华和温馨感动了,这套房子足有二百平米,比她的房子大多了,她给章杰的房子其实是临时租的。客厅里摆放着鲜花,还有章杰留下的字条:

美丽的马玲:希望您在这里度过愉快的假期,冰箱里有饮料和点心,睡衣是新的,鲜花是赠送给您的。

除此之外,桌上还有当地旅游地图、新牙刷毛巾等。章杰真是个体贴细心的好男人。

马玲将自己甩在章杰那张大大的圆床上,她的新旅途开始了。

章杰发来信息向她问好,并告诉她,他已经在火车上了,预计明天中午到达目的地。

章杰说:“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在你的居所多等你一天,我们共度良宵如何?”

马玲像以往一样,只同应了一个笑脸。

2.破碎的花瓶

一切都很美妙,章杰确实是个有钱人,马玲决定好好享受,她洗了个澡,打开电视,在她将插头往墙上的插座送时,一不小心将电视机跟前的大花瓶撞倒在地,花瓶裂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

马玲正不知所措,章杰的电话就打来了,他口气焦急:“你是不是撞倒了我的花瓶,它有破损没有?”

章杰在火车上,他怎会知道这些?好像知道她的疑问,章杰说:“傻瓜,我在我房间布置了监控,端口就在我的手机上,我能看到我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包括你洗澡。”

现在不是抱怨章杰偷看她洗澡的时候,马玲无可奈何,只得承认打破了花瓶,她说:“我会赔你的,这样的花瓶二百美元够吧?”

章杰突然不说话了,不知道是火车进了隧道,没有了信号,还是他手机出了问题。

第二天,不及马玲的美梦醒来,章杰卷着一阵凉风闯进家门,他怒目圆睁,盯着地上的破花瓶:“天啊,我的上帝,你知道这值多少钱吗?”

这是章杰和马玲第一次相见,没想到却是以这种形式相见。他告诉马玲,他是半路下了火车搭飞机回来的。

马玲吓呆了:“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会赔你的,你放心。”

“赔?你知道这值多少钱吗?这是我祖父从中围商人手里买来的宫廷用品,市值十万美元……”

尴尬的空气好像凝固了,马玲咽了口气不知如何是好。章杰凶神恶煞般的眼睛在马玲美妙的身段上扫来扫去,神情慢慢地缓和下来了:“现在杀了你也没有用,我们慢慢商量吧,我饿了,你会做饭吗?你比视频上漂亮。”

3.门外有耳

章杰和马玲的第一次约会,就发生在这种异样的气氛中。

章杰倒了两杯高度威士忌,要马玲也喝一杯,马玲说不会喝,章杰一饮而尽:“你摔坏我这么昂贵的花瓶,陪我喝杯酒不过分吧?要知道,如果我去警察那里告你的话……”他将长满黄毛的手伸向马玲。

傻瓜也能明白章杰的意思,马玲起初没有反抗,就在这色狼脱衣服时,她像鱼一样从他身上滑出,溜进了卧室,将门反锁上。

到手的肥肉要溜走了,有了醉意的章杰恼怒了,他使劲拍打房门:“出来,你摔坏我的花瓶,你就照价赔偿吧,我有监控视频,你赖不掉的。”

马玲却始终没有出来,章杰焦躁地转来转去,情急下将已摔坏的花瓶一脚踢出老远,哗啦啦,花瓶碎片撞击到门上,惊动了门外的露里太太。

这时,马玲突然打开了卧室的门,以诱人的姿态微笑着说:“你要我也可以,但是要抵消花瓶的赔款。”

章杰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当然,一次一百美元,你要服务多少次你会算的,你留在这里服侍我,直到用身体赔完钱。”

章杰像饿狼一样扑了上去,他有的是钱,但缺少让他有激情的女人。

刚进入状态,门突然被人撞开了,进来两个陌生的壮汉,他们对着章杰一通拍照。

这回轮到马玲得意地冷笑了:“他们是我朋友,是开锁的高手。章杰先生,您是行政要员,如果您涉嫌诱骗女色,会怎么样?听说你的肥婆太太很凶悍。”

刚才还嚣张的章杰看着这三个有备而来的人,猛然明白:他着了道了。马玲显然早有预谋,也就是说:“换房游”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

他算计着马玲,图的是色;这个妖艳的女人同时也在算计着他,又在图什么?

马玲说:“我昨晚就查了你的房间,没藏多少财宝,想你能用来给网友换房的房子,并不是你唯一的住所。赔我十万美元,如何?”

“混蛋,你摔坏了我的花瓶,大不了我们两清。是你进我的房间来的,我不算强奸,别以为我不懂法律。”

“但是这里呢……”马玲一把拉掉他卧室墙上的油画,里面露出一层藏宝隔间,那里有美金、古玩及A片。章杰脸都黄了,“换房游”果然是有目的的,他从政多年贪污了不少东西,他不敢存到银行,所以每套住所都设有暗格,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没想到马玲能搜查出来,看来她是有火眼金睛的惯匪。

“那么好吧,我认栽,你要多少?暗格里的所有东西,可以吗?”章杰说,这里藏的东西只是他家产的极少一部分,能换房的房子当然不是他主要的房子。

气氛一下缓和了,四个人坐下来喝酒,生意谈得不错。“你是故意的,目的就是诱我上钩,花瓶事件是圈套。”马玲说。

章杰大笑,的确,他是故意的,那只花瓶值点钱,但绝没有十万美元那么多,他在电视机边的地板上抹了蜡,很容易让人滑倒。那天他压根没去波特兰,就守候在当地他的另一幢居所。当然,他更没有想到,他也被算计了。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撞击声,门又被撞开了,就见露里太太带着警察进来了……

当章杰和马玲他们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两人异口同声恶狠狠地对露里太太说:“准要你多嘴报警?”此时,想要再串口供已经来不及了,警察来得太突然,章杰藏着财宝的暗格要关上也来不及了。

不久,章杰和马玲真的都换房了,双双换到了警察局的监狱里,这游戏玩大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