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明子和燕子是邻居,两人从小一块儿上山捉鸟下沟摸鱼,一块儿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明子做爸爸燕子做妈妈,然后两人又一块儿背着书包上学念书,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些词好像是专门写他俩似的。

再然后,两人就长大了,相爱了。

两人走到人生的第一个岔路口,是在中学毕业后。

中学刚毕业。燕子就把明子拉到村后的林子里说:“明子哥,别念书了,咱们一起到广东捞世界去吧,我表姐才去了一年就挣了几万块回来呢。”

明子没有说话,只是笑笑,摇了摇头。

就这样,明子继续念高中,而燕子却带着满心惆怅去了广东。

三年后,燕子回了一趟家,带回来的钱足可以让她大哥、二哥、三哥各做一栋新楼房。

她找到明子时,明子正牵着牛拿着一全书在田埂上边走边看。

她夺过他手中的书:“明子哥,跟我去广东吧!”

“不,我考上了大学,我要去念大学。”

“大学生有个屁用,在广东大学生一抓一大把,但工资比我高的却没几个。”

明子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笑笑,从她手上拿过书,走了。

燕子第二次回来时,更了不得了,钞票提了一密码箱。

她刚到村口就被村里一帮姐妹们围住了。

大家都扯着她身上的衣服看,叽喳个不停。

她穿的是一件超短露脐衫,胸前印着一行英文字母,背后画着一个骷髅,露洞百出,袒胸现乳。

村里的姐妹们又害羞又羡慕。

正好放暑假回来的明子见了她,盯着她的胸脯看了很久,忽然面红耳赤起来。

“燕子,这衣服……”

“这衣服是我托人从香港带回来的,花了差不多一千块呢。怎么样,穿在我身上还好看吧?!”

明子的脸更红,呐呐地说:“这衣服……你、你还是别穿了吧!”

燕子撇嘴一笑:“哼,真是个土豹子,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呢!”

说这句话时,她眼睛里现出了一丝鄙视的神色,并故意朝他挺了挺高耸的胸脯,使她的胸前那排英文字母看上去更惹眼了。

明子没有再说话,轻轻叹息一声,走了。

晚上,燕子向那姐妹们吹嘘自己在广东的发迹史,一直到深夜才睡。

第二天早晨,她起床打开窗户,忽见窗台上有一封信,竟是明子写给她的。她心中暗笑,还向我写情书,老土!

谁知拆开一看,明子却是这样写的:

燕子,希望你不要再穿那件印有英文字母的衣服了。因为,那行字母翻译成中文就是:我是处女——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