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上你的床

一声尖利的惨叫声。

让原本人声鼎沸的晚宴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身着宝石蓝晚礼服的女人气急败坏地擦着身上的酒水。

对面火红色洋装的女人则一脸得意地摇着手中的空酒杯,“是白小姐啊,我说谁走路不长眼呢。”

白颖又气又羞,原本轻薄的礼服湿透后渐渐显现出里面贴身的内衣,边上围了一圈人,但没一个敢站出来,毕竟两大名媛都不是随便惹得起的。

小桑原本坐在角落里快睡着了,突然被喧哗声吵醒。出来一看,镇定地从包里翻出披肩,却突然听到那边又响起一阵哗然,她抱着披肩硬是挤了进去。

此时,白颖身上披了一袭黑色西装,一脸的感激。

旁边站着一位男子,即使只穿了白衬衫,那种出尘脱俗的气韵,也不是旁人比得上的,单手随意地插在裤袋里,神色自若,双唇紧闭,犹如中古世纪的贵族,卓尔不凡。

“那不是霍绍谦吗?”

“真的是霍家二少,白小姐什么时候勾搭上他的……”

旁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红色洋装的女子气红了眼,本想让白颖出次糗,反而让她出尽了风头,她不甘心地瞪了一眼霍绍谦,怒气冲冲地走了。

霍绍谦递过手帕,微微一笑:“没事吧。”

那一笑让白颖有点迷失,回神后,不好意思地开口:“刚才谢谢你……”脸有点发烧,白颖不自然地扭开头,却看到边上的小桑,招招手:“小桑。”

小桑用手势示意自己在一边等她。

白颖点点头,转头却看见霍绍谦盯着小桑的背影,笑道:“那是我的贴身保姆小桑。”

“小桑。”霍绍谦若有似无地看了一眼小桑的背影,唇边泛起一缕似有若无的笑,“名字挺有意思的。”

白颖不解,霍绍谦则伸出手,“不知可否请美丽的小姐跳一支舞?”

自然是没有拒绝,一对金童玉女,羡煞旁人。

角落里的小桑又打了个哈欠,揉揉眼角,准备去洗手间洗个脸。

刚走到洗手间门口,听到一把熟悉的女声,想到白颖刚才和她的过节,小桑准备等她出来再进去。

“喂,他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做了,他想英雄救美也成功了,那些照片可以还给我了吧……”

小桑在原地听了一会儿,才转身若有所思地离开。

NO.2

宴会散场的时候,小桑把车开到了酒店门口,白颖和霍绍谦在门口难舍难分,霍绍谦靠在白颖耳边说了句什么,白颖娇嗔地捶了一下他的胸,却被他趁机抓住了手。

小桑想把车开走,却听到有人敲车窗,摇下窗户,是白颖。她脸色微红:“小桑,你先回家,待会绍谦会送我回去。”

“小桑是吗?”霍绍谦的脸突然出现,眯起眼睛,“要不要一起去玩?”

小桑面无表情地发动了车子离开。

霍绍谦吃了瘪,对身边的白颖摊手:“我得罪她了吗?”

白颖笑:“哈哈,别介意,小桑的性格是一直这样的。”

霍绍谦耸耸肩,揽上白颖的肩,眼神却一直盯着绝尘而去的方向。

小桑回到白颖住的别墅,身为白颖的贴身保姆,她24小时都要呆在在白颖身边,除非像今晚这种特殊情况。

一回家,小桑就四仰八叉地倒在了床上,翻了个身就睡了过去。

迷糊间,突然跌入一个陌生的怀抱,有淡淡的烟草和古龙水味,这股独特的气息,好像并不是特别讨厌。

什么!

眼皮只睁开了几秒钟,她突然惊得差点跳起来,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身边这个正看着她笑的男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啊——”

刚出声就被霍绍谦捂住了嘴巴,小桑奋力挣扎,无奈女子的力气毕竟小很多,不一会儿她的四肢都被他反剪摁在了床上。

她索性放弃了挣扎,一脸戒备地瞪着他。

男子“嗤”地一笑,吻了下她的脸,又重新看着她,轻喃:“放心,虽然我很想要你,但是今晚不会,来日方长。”

小桑“唔唔”了两声,霍绍谦却仿佛听懂了一般,假装一脸为难:“什么?你想我要你?”

小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又开始挣扎,霍绍谦好不容易重新制止住她,有点气喘吁吁:“别乱动,我快把持不住了!”

小桑只好不甘心地安静下来,眼神却放射出“你动老娘试试看”的讯息。

霍绍谦的双手抽不出空,只好用嘴巴轻轻贴着她的耳根说:“天亮我就走,相信我。”

相信你个鬼!伪君子!

热热的男性气息喷在小桑耳根,有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脚底心传了上来,小桑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而后又觉有些丢脸。

霍绍谦轻声一笑:“你要是想对我怎么样,我没意见的!”

小桑懒得理他,眼神飘向了门口,有些不安,自己不是本地人,又没有学历文凭,找份工作不容易。

“别担心,白颖喝醉睡着了……”

小桑瞪着他,这个伪君子灌醉小姐后,又来这样欺负她,太色胆包天了吧。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