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明天我陪你去堕胎

“喂,我明天去堕胎。”

“嗯。”

“不要你陪我。”

“不会,别打扰我。”

挂了电话,耳边仍然回荡着苏枂充满诱惑力的声音,我看了看手机,已经11点了。明天苏枂就去堕胎了,而今晚的我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昏暗的灯光,迷人的香水,光滑的皮肤,还有充满力量的撞击。直到我倾泻而出,我忽然想到,明天苏枂真的要去堕胎了,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苏枂是个婊子,认识她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一点。第一次见苏枂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中,当苏枂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运动装推门而入的时候,我的眼睛都看直了。兄弟鸭子悄悄捅了捅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别看了,那是个婊子,外表看着单纯,实际上只要给钱,什么都做。”

我无法形容当时我心里的巨大落差,这么清纯漂亮的女孩居然是个婊子,看来女人真的不能光从外表判断,如果鸭子不说,我还以为苏枂是个纯情的CN。我问鸭子:“你上过她么?”鸭子说:“当然没有,我从来没有花钱艹B的习惯。其实那个婊子不是那种洗头房里的婊子,她今年大三,是那种楼凤一样的女人,你需要了,联系她,给她钱,然后她就来满足你。”我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鸭子说:“她的好朋友是我以前的女人。”

我看着苏枂,她走到桌前坐下,然后和我的一个朋友打招呼。苏枂笑起来很美,牙齿很白,嘴唇很红,苏枂笑起来眼睛会弯成好看的弧度,长长地睫毛,还有胸前那若有若无的沟。我点了根烟,感叹道:“这么美的女人,居然是一个婊子。”

吃饭的时候,我们挨个碰杯,碰到苏枂时,我说:“美女,看你好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你,来,交个朋友。”苏枂脸红了,在我眼里这却是故作害羞。和我喝了酒之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苏枂不时的偷偷看我。我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她肯定以为我是以前花钱CAO过她的男人中的一个,而她现在记不起来了。我笑了笑,看着她。她立马低下头。“婊子。”我在心里这样说道。

吃完饭大家去唱歌,苏枂也去了,昏暗的包厢里,一群被酒精麻醉的年轻人疯狂地载歌载舞,而我却坐在一边,抽着烟,端详着黑暗里的苏枂。我承认我对她有性趣了,不过这种性趣仅限于GAN她一次。

终于,苏枂起身,应该是去洗手间,而我也跟在她身后。出了包厢,我站在洗手间门口等苏枂。苏枂出来了,我喊她:“苏枂,来一下,找你有个事。”苏枂疑惑的看着我,不过还是跟着我走到一间没开的黑暗包厢里。进了包厢,我突然关了门,苏枂被我吓了一跳,问道:“你干嘛?”

我点了根烟,笑道:“不干嘛,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怎么知道你名字的?还有,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何说看你面熟?”苏枂愣了一下:“你说。”我继续笑着:“因为你上次把我伺候的不错呀!你觉得还能是为什么?”苏枂:“什么伺候的不错?”我说:“别装了,清纯的楼凤。”

然后苏枂不说话了。我接着问道:“今晚陪我,多少钱你说。”苏枂冷笑了一下,问:“去哪?”我说:“去我宿舍。”苏枂说:“可以。”然后我用手从后面轻轻地掐住苏枂的脖子,吸了口烟,吻了她一口。

我承认那晚发生的事,包括我找苏枂,完全是酒精的作用,不过必须要说的是,苏枂长得清纯漂亮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回包厢之前,我要了苏枂的手机号码。然后在别人疯狂唱歌宣泄的时候,我和苏枂静静地发着信息。

我说:“待会儿结束了,你就说跟我同路,然后我们坐车一起走。”苏枂说:“好的。”结束时,大家意犹未尽,要去吃烧烤。我说我不去了,苏枂也说太晚了,然后我故意问苏枂回哪里,苏枂说回学校,我说那正好我们同路,我带你。然后我们上了车。

回到家,我和苏枂进了门,然后我说一起洗个澡吧。苏枂说:“不,不习惯和男人一起洗澡。你先洗。”然后我先进了浴室。温暖的水柱打在我身体上,我却迫不及待地三下五除二搞定一切擦干身子,出来之后我对苏枂说:“你去洗吧。”苏枂嗯了一声,进了浴室。

半个小时之后,在我快要睡着时,苏枂终于出来了,一丝不挂地靠在我怀里,然后我说:“开始吧,让我爽爽。”苏枂没说话,只是顺从地起身,跪在我两腿之间。那种初次乖巧的温暖使我至今回忆起来仍然感觉很刺激很舒服。我点了根烟,享受着这一刻的快感。差不多的时候,我叫苏枂起来,然后将她压在身下。

那晚酒确实喝多了,以至于我们用了五个姿势我还没射出来,苏枂声嘶力竭地喘息。最终我射出来之后,我们已经精疲力竭。苏枂躺在我怀里,我抽着烟。房间里静静的,仿佛梦醒一般。

过了会儿,苏枂说话了:“跟你说个事。”我随口说道:“多少钱?”苏枂说:“不是。你知不知道,我想了很久,我没有为你服务过。而且,但凡我服务过的男人,都不知道我的真名。”说完之后,苏枂疲倦地闭上眼睛。我头脑片刻空白。

第二天的阳光特别好,洒在苏枂的背上,看起来很美。我抽着烟,等待着苏枂的醒来。一根烟抽完,苏枂醒了,看着我,问我:“昨晚舒服么?”我说:“挺好,就是很累。”苏枂说:“有没有吃的?我饿了。”我说:“给你钱你自己买吧。昨晚多少钱?”苏枂说:“你不是知道的吗?老主顾。”我笑了笑,说:“你说吧。”苏枂说:“500。”我拿出钱包给了钱。然后苏枂说:“谢谢。”苏枂起身时我问她:“你既然知道我以前没找过你,昨晚为什么答应陪我?”苏枂说:“因为缺钱。”

苏枂走后我笑了,自己怎么这么笨,她是个婊子,只要有钱赚当然愿意了。电话响了,是鸭子:“昨晚爽不爽?那个婊子服务质量怎么样?”我说:“挺好。”鸭子笑了:“收你多少钱?”我说:“500。”鸭子说:“这么便宜!我听说她一般没有1000不出去。”我说:“可能是因为我让她也爽到了吧。哈哈。”鸭子说:“JIAN货。下午有空没?出来打机!”

从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苏枂,中间搞了几个女人,不过都没有那晚和苏枂尽兴。直到圣诞节,和鸭子他们几个朋友聚会,又看见了苏枂。那晚苏枂穿着黑丝,长长的靴子,上身是闪亮的皮衣。坐在我身边的苏枂对我笑了一下,像老朋友一样问我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我说还好,只是再也没有像那晚那样舒服了。然后苏枂不轻不重给了我一拳。

我问她今晚有没有空,她说没空,已经被人预定了。我问她那个人会给你多少钱?苏枂说:“这不是钱不钱的事,这是关乎于诚信。”听听,一个婊子居然给我上诚信课!我说:“那你到时候跟他GAO完了再来陪我,怎么样?”苏枂说:“不干,太累。”然后我说:“那就对不起了,你今晚哪儿也去不了。我今晚SHANG定你了。”

每次聚会都是那样的老程序,吃饭,唱歌,吃烧烤。以至于吃完饭大家去唱歌时,我拉着苏枂先闪了。苏枂说你带我去哪啊?我说随便走走。出了饭店,天开始下雪了。苏枂显得很兴奋,像小孩子一样。

苏枂挽着我的胳膊大声对我说:“你看你看下雪了!”我说:“下雪了又怎样?”苏枂说:“下雪好啊!”我问她:“哪里好?”苏枂说:“反正就是好!我喜欢下雪!特别是圣诞夜!”我说:“那你想要什么样子的圣诞礼物呢?”苏枂说:“不知道。”我点了根烟,对她说:“给你一分钟时间想想,我满足你。”

苏枂仰望着夜空,开始开动脑筋思考起来。最后苏枂说:“我想去情人湾看焰火!”我说:“可以。”苏枂拉着我:“我还没说完!我还想吃棉花糖!”我说:“情人湾有卖棉花糖的么?”苏枂看着我:“嗯!”她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我们上车去情人湾,到的时候焰火已经开始了。苏枂拉着我一路小跑,跑到湖边的拉杆前,仰头看着焰火。我说:“你等我一下。”然后去旁边的棉花糖小商铺给她买了一个大大的棉花糖。当我把棉花糖给苏枂的时候,苏枂看着棉花糖,然后单手搂住我吻了我一口。我心想:“这个婊子,挺能装纯。”

看完焰火,我们坐在湖边的咖啡厅里,我问苏枂:“为什么会想到来看焰火?”苏枂说:“没什么。”我说:“说呀。”苏枂说:“因为我朋友的男朋友每个圣诞节都带她来这里。她说很浪漫,还说这里的棉花糖既可爱又好吃。”我说:“那你叫你男朋友带你来不就得了。”苏枂看着我:“你觉得我会有男朋友吗?”我笑了笑,没说话。苏枂说:“今晚谢谢你,晚上我陪你。”我笑了笑:“好啊~”

回到家,苏枂出乎意料地和我一起洗澡。我坐在浴缸里,苏枂坐在我对面。她的手很柔软,让我不住地兴奋。然后她直接在浴缸里给我KOU交了。洗完澡,我们回到床上,苏枂仔细地吻我,搂着我,然后自己坐到我身上。

那个夜晚在我记忆里比第一次和苏枂ZUO爱还舒服。苏枂紧紧地抱着我,在我脖子上狠狠地吻着,咬我,然后在我背上抓来抓去。最后我在最温暖的地方倾泻而出,苏枂紧紧地勒住我,我们就那样保持了很长时间。当我们双双躺倒在床上时,午夜的钟声响了。苏枂搂着我:“这是我过过的最美好的一次圣诞节。”我说:“我也是。”

我抽着烟,问苏枂:“今晚还是500吧?”苏枂抬头看了看我,又躺在我的胸口:“不要钱。”我说:“这么好?”苏枂说:“今晚我是你女朋友,好不好?”我说:“为什么呢?”苏枂说:“不知道。也许仅仅是因为你带我去看焰火了,当我最开心的时候,在我身边的人是你。”

我抚摸着她的头,无意中说了一句:“你要不是一个婊子那该有多好。”话一说完苏枂立马看着我,没有愤怒没有委屈,很平淡,带着浅浅的笑。苏枂说:“难道在今晚,在你心里我依然是个婊子吗?”我移开目光,抽着烟。然后苏枂又贴在我胸口,幽幽地说道:“你刚才那句话真让人寒心。”

半夜的时候,我起来niàoniào,回来时看见赤LUO的苏枂,看见她的身材,看见她可爱的面容,心里又SE心大起,上CHUANG抚mō着苏枂的背,wěn了起来。苏枂有点感觉了,但还没醒来。我下面已经YING了。我将苏枂翻过身来,分开两tuǐ,轻轻地CHA入。当时感觉好刺卝激,尤其是在我CHOU擦时,苏枂的腰不断地扭来扭去,双RU像小豆腐一样抖动着,那样的情景太刺激人!

最后在我的冲击下,苏枂终于醒来,当她醒来时,我正在发射。那一次我依然SHE了好多,我趴在苏枂身上,苏枂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然后wěn我。wěn完之后,苏枂说:“我做你情人好么?”我说:“为什么是情人而不是女朋友?”苏枂说:“你会找一个婊子做女朋友么?”我无言,苏枂接着wěn我。

从那以后,差不多每隔半个月,苏枂就会来陪我一次,每次我都会带她出去玩,吃东西,打机,等到我们玩累了,再回家,苏枂会温柔的陪伴我。有几次我给苏枂钱,苏枂却说:“不用,说好我是你情人,再说我也不缺你这几百块钱。”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