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棺材

周小林是一个村办企业的业务员,常年天南海北地出差。

2013年深秋的一个早晨,他从广州坐飞机回山东,在去机场的大巴车上,他看到坐在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很面熟。仔细一瞅,竟是他们村的养鱼专业户肖强。

他们从小一起上小学、中学,那时天天泡在一起,只是考学、工作、成家后大家各忙各的,联系就少了些。

肖强也认出了周小林,他乡遇故知,两个人都很高兴。到了机场,时间还早,两人就找了个饭馆,点了两个菜,边喝啤酒边聊天消磨时间。

两人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都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共同感叹童年时的美好时光。

周小林的航班要早一个多小时,两人聊着天,很快就到时间了,他们只好分手,相约回家后再一块儿痛痛快快地喝一顿。

周小林下了飞机,又乘坐两个小时的客车,然后又坐了半个小时的出租,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刚到村口,有一支送葬的队伍就从村里缓缓蠕动出来,哭声、唢呐声响成一片。

近了,周小林发现扶灵的孝子竟是肖强十六岁的儿子肖帮。他吃了一惊,以为看错了,仔细一看灵位上的遗照,正是刚刚和他分手才几个小时的肖强。

他认定,大家肯定是弄错了,肖强现在还没有到家,怎么会死了呢?他连忙拦住送葬的队伍,大声喊道:停下!停下!

队伍停了下来,连唢呐声也不响了。

村里的红白事总管郑利走过来,急赤白脸地问,你想干什么?

周小林问,棺材里装的是谁?

郑利说,当然是肖强了,还能是谁?

周小林急道,肖强没死呀!上午我还在广州白云机场见过他,我们还一起喝了四瓶啤酒呢。

郑利一把将他推到一边说,好了好了,开玩笑也得分个场合,肖强都在病床上躺了两个多月了,哪里能去得了广州?

这时,肖强的妻子也过来对周小林说,周哥,肖强要是有得罪你的地方,我给你赔不是就是了,你可不能在他入土的时候闹事呀!

村支书也过来叱喝他说,你胡说啥哩!肖强一直病着呢,大家都去看过他哩,昨天我是亲眼看他入的殓,难不成他的魂飞到了广州?

周小林一看这情况,知道有异,只好躲在了一边。

回到家,周小林把自己在广州遇到肖强的事情跟妻子和儿子学说了一遍,妻子笑他,你是不是大清早就喝晕了,见了鬼了?这肖强得了肠癌,住了好长时间的院。后来医院不给治了,就只能回家等死,在家里又熬了两个多月,我还去看过他哩。

倒是儿子表示理解,郑重地说,爸,这可能是一种灵魂的穿越,肖强叔临死前要见他的好朋友最后一面,就去广州找你了。

这天晚上,周小林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坚信自己见到的是肖强。不错,这个世界上,兴许会有和肖强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别人不可能知道他们共同经历的那些往事。

半夜,他悄悄地爬起来,拿了一把铁锨、一根撬棍、一个手电筒,摸黑来到了肖强的坟地。

刚起的新坟,土质松软,他不一会儿就挖到了棺材。他用撬棍撬开棺。

他正想把棺材盖上,忽然觉得背后有一股劲儿在用力推他,一下把他推到了棺材里。棺材盖子啪的一声就合上了,把他关在黑暗中。

他用双手拼命推棺材盖子,却一点儿也推不动。他手脚并用,棺材盖子仍然一动不动。他绝望了,感觉到空气越来越少,呼吸越来越困难,终于,他失去了知觉。

周小林一觉醒来,竟是在自家的床上,他松了一口气,心说,幸亏是一个噩梦。

他揉了揉眼,见日头已经照进屋内。

妻子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进来,进门就喊,你还睡呢,肖强的坟昨天晚上被人挖了,棺材盖子也起开了,咦,怪了,里面啥都没有!

周小林的头“嗡”地响了一下,后脊梁上掠过一阵凉风。

他想:肖强要是回来了,村里的人们该如何接受他呢?

收藏
完本小说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 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 © 2015 story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