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冥十鬼图

赤焰煌羽

A A A

Part1 胎记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不一会,狂风突起,厚重的墨黑色云层紧紧压在城市上空,似乎一场狂烈的暴风雨就要来临。

街道上,行人和车辆早早消失了踪影,只剩下昏黄的路灯和瘦弱的行道树在空中被狂风任意肆虐。

一个体型瘦弱却身材高大的男子正脚步匆匆地走在路上,似乎希望能在暴风雨来临之前赶回家。

也许是太过急切,瘦高男子并没有发现,在他身后的不远的地方,一个黑影正悄无声息的跟着他。黑影就像一个躲在暗处静静等待时机的死神,随时随地准备收割鲜活的生命。

瘦高男子经过一个十字路,来到一个巷子口,没有丝毫犹豫,钻了进去,黑影没有发出一点脚步声,也跟了进去。

巷子里的光线有些暗,瘦高男子左拐右拐的穿梭在里面,黑影借助巷子里乱七八糟堆放的杂物为掩护,一直跟着。

突然,瘦高男子猛地一个左拐,进入旁边的一个小胡同,黑影一惊,急忙跟去,眼前的景象让黑影大吃一惊:原来这竟然是一个死胡同!此时,瘦高男子正站在胡同的最深处,一脸冷笑的看着黑影。

路灯发出白昼一般光芒,黑影显出身型,原来是一个全身披着黑色斗篷的人,但是看不清面容。

“哼哼,你一定就是最近灭了三大帮派被称作黑色死神的家伙?实话告诉你,从你开始跟踪我我就发现了!这是我早就设好的局!哼哼,不管你是人是鬼,今天既然被我逮到了,神仙也别想救你!”瘦高男子说完,右手一挥,胡同四周瞬间出现无数的人,有身强力壮的黑衣人,更多的是手持法器的和尚和道士,人群将黑色斗篷紧紧围住,长刀,火枪,法杖和符咒都对着黑色斗篷。

黑色斗篷一动不动,沉默着,宛如石化。

“杀!”瘦高男子下达了命令。

瞬间,枪口的火舌,法器释放的雷电,符咒燃烧的退魔焰全部向黑色斗篷射去,黑色斗篷想躲,却根本来不及。巨大的爆炸声过后,黑色斗篷上已经是千疮百孔,冒着白烟,但依然屹立着。

“哼哼,在我布下的天罗地网里,你还能逃?阿水,你去把他斗篷给我弄下来,我要看看他是谁!”瘦高男子推了一把身边的一个黑衣人。

身强力壮名为阿水的黑衣人得了命令,从身后拔出一把三尺长的腰刀,慢慢走到黑色斗篷面前,正要用刀尖将黑色斗篷挑掉时,突然,黑色斗篷动了!

只见黑色斗篷下猛地伸出一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别抓住阿水的两条胳膊,轻轻一扯,在阿水的惨叫声中,阿水的刀连同一双胳膊一起到了黑色斗篷的手中,随后黑色斗篷将那两只带血的胳膊向天空一扔,自己则握住了腰刀,“你们表演完了?那么,换我了!”

令人牙酸的说话声让众人大惊,瘦高男子更是吓的脸色苍白,扯着嗓子大喊,“杀了他!杀了他!谁杀了他我给谁五个亿!”

众人又纷纷开抢,扔符咒,掷法器,可是这一次,黑色斗篷就像一个幽灵一样灵活,没有一样东西能打在他身上。

黑色斗篷紧握腰刀,时而腾空,时而转身,时而起伏,时而跳跃,每一个动作和角度都刚好避开众人的攻击。

很快,黑色斗篷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了众人面前,随后轻轻一挥刀,就会有人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倒下,脖子处是一道深深地血痕。

站着的人越来越少,瘦高男子想跑,腿脚软的却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下和请来的各种法师们被一个个屠杀。

终于,当黑色斗篷一刀插进最后一个正准备使用符咒的道士的心脏时候,天空一声巨响,暴雨和刚才被扔向天空的一双阿水的胳膊降落到地面。黑色斗篷拔出刀,用道士手中的符咒擦了擦刀身上的血,漫步来到瘦高男子面前。

“恶虎,看来你这网有点差,困不住我。”黑色斗篷嘲笑地说。

“求……求你,别杀我,我给你钱,很多很多……”瘦高男子哭泣着,跪在黑色斗篷面前做最后的挣扎。

“我要钱干什么?真俗!好了,我玩够了,该拿走了。”说完,黑色斗篷一刀从瘦高男子的双眉中心穿过。

瘦高男子倒了下去,随后黑色斗篷一把扯开其上衣,胸口处,竟然有一个像鬼一样的图案,再仔细一看,那是一个胎记。

“哼哼,终于找到了,现在还剩两块!”黑色斗篷开心地说,随后用刀仔细地将鬼样胎记连皮割下,扔掉刀,手握人皮转身离去……

Part2 凶冥十鬼图

高三二班正在上物理课,讲台上,人高马大的物理老师满口的电磁定律正讲的口沫飞溅,讲台下,所有人都听得昏昏欲睡。

突然,教室门被猛地推开,一群身着黑色西装,戴着黑色墨镜的壮硕男子们冲进教室,吓的物理老师和学生们哇哇大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黑衣人训练有素的来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赵小凡面前,赵小凡正趴在桌子上用一根断了半截的铅笔在本子背面画娃娃,似乎压根就没看到眼前发生的事。

一个看起来像是众黑衣人老大的人来到赵小凡面前,摘下墨镜,恭敬地说:“大师,我叫赵文,我们老大派我们来接您,说有要事麻烦您。”

“老大?你们老大是鬼五?”赵小凡没有抬头,依然在专心致志的画娃娃。

“是的是的,老大说您叫他小五就行,现在,劳烦您移驾一趟。”赵文毕恭毕敬,满脸尊敬。

“好吧,不过我要先画完这幅画。”赵小凡以一种不容商量的语气说,赵文自然点头哈腰地说没问题,随后一群人立在赵小凡身边,静等赵小凡。

教室里的其他人早被现场的情况吓呆了,一个个鸦雀无声,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些黑衣人是当地有名的黑社会团伙,做事个个心狠手辣,只是大家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伙恶棍会对班上最不起眼,最普通的赵小凡这么恭谨?难道,赵小凡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大概半个小时后,赵小凡终于完成了画,随后和黑衣人门出了教室,走到楼下坐上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离去,只留下身后百思不得其解的学生和老师们。

林肯一路疾驰,很快到达郊外的一栋豪华别墅前,这里正是黑虎帮的大本营,也是黑虎帮老大鬼五住的地方。

经过几道重兵把守的门,赵小凡跟随赵文来到别墅的正中间,刚推开门,一个身材高大,面容狰狞,额头刻着一个罗马数字五的男子跪坐在赵小凡面前,哭诉着求赵小凡保护自己,正是鬼五。

一个一头金发,长相帅气,名为高登的男子急忙将鬼五扶住,他是鬼五的心腹,随后说老大别担心,大师已经来了,慢慢说。

一番安慰,鬼五止住了抽泣,随后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躺在地下已死的瘦高男子,面容惊恐,更恐怖的是胸口处一大块皮肤不见了,像是用利器割掉的一样。

“这是恶虎,烈虎帮的老大,前几天被人杀了,我知道是那个名为黑色死神的家伙干的,他就是为了搜集这个!”说着,鬼五扯开胸口的衣服,露出一个恶鬼一样的图案,再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胎记!随后高登也扯开胸前衣服,也是一个鬼样的胎记,不过和鬼五的样子不一样。

“我知道我们一起干黑社会的,有九个人胸口都有这种图案,这是天生的胎记,只不过样子很奇怪,最近,我得到消息,除了我和高登,其他七个人都已经死了,而且是被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家伙干掉的,七个人的尸体上胸口的这种图案都没了,我怀疑他是在收集这个东西!”鬼五颤抖地说。“七个人都是各个帮派的老大,竟然被一个人团灭了七个帮!那家伙一定不是人!是鬼!是鬼!所以我就请您保护我!”

“这是……凶冥十鬼图的局部!”看到两个鬼样胎记,赵小凡一脸凝重地说。

“您知道它的来历?”鬼五眼睛一亮。

“修行的时候曾听师傅说起过。”想了想,赵小凡开始讲述凶冥十鬼图的事:

五代十国的时候,有一个画家,叫许幽。

他是个另类的画家,别人都画山水花鸟,人物美女,他却画的是各种各样的恶鬼和妖怪,因为画风阴森恐怖,没人欣赏,画卖不出去,自然没有收入,许幽却不以为意,依然我行我素。

一次,许幽回到家后不明原因的昏迷三天三夜,呼吸都没有了,妻子和儿子都以为他死了,一番哭诉正准备将他下葬时,他却醒来了,说自己在昏迷的三天三夜中去了地狱,见到了各种恐怖的景象和各种恶鬼,现在,他要将那些恶鬼画出来!

于是许幽杀掉自己的妻子,剥掉她身上的皮做画布,又杀掉自己的儿子,用其鲜血当颜料,整整七天七夜,终于画出了一副有十个不同表情,不同动作的地狱恶鬼图,也叫凶冥十鬼图,画完后,天地为之色变,随后一道闪电将许幽劈死,古人说这是因为他创作出了天地不容的至恶之邪物。

此后,这副诡异的画就流传下来,无数的人争相收藏,可是每一个成为画主人的人都会恶事连连,家破人亡,断子绝孙,最后自己也惨遭不幸。

凶冥十鬼图太过邪恶,几位法力高深的得道之人一商量,准备合力将其毁去,可是十鬼图的凶恶之气太强,合几人之力也无法将其毁去,于是几人以自身生命为交换,召唤出天谴之力,终于将十鬼图分为十块,又一一将其焚毁。

凶冥十鬼图就这样被毁掉了,但也许是十鬼戾气太重,每过三十年,世界上就会降生十个特殊的人,每个人的胸口都会有一个鬼样胎记,就像高登和鬼五的一样。据说只要有人能集齐这十个鬼胎记,凑齐凶冥十鬼图,就能得到十鬼的奖励,长生不老!

“大师,你一定要救我!黑色死神一定会来找我的!”听完,鬼五一把抓住赵小凡。

“放心,就算他不找你,我也会找他!”赵小凡点点头。“不过我要先准备一下。”

得到赵小凡的肯定,鬼五终于露出笑脸,随后对着房间角落的黑影说了句:“七龙,听见了么,赵大师要什么都要满足!”

“是!”黑影里走出来一个瘦弱男子,对赵小凡点点头,随后出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