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说你的名字

月镰风影

A A A

落难者从昏迷里苏醒,睁开眼睛时,他正好看到月亮。

他一度以为自己睡在了井底。有月亮照耀着,那个洞口显得格外的狭小。

这个洞口,是眼下唯一的光源。接着光线,落难者看到就在他身边,躺着导游小女孩的尸体。苍白的月亮,照耀小姑娘苍白的脸,实在是人生无常。

他哽咽了。他们出来探险旅游,中途却遭遇到泥石流。他只记得自己忽然脚下象踩了飞毯一样,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借着一点微弱的光线,他看到在不远的小山坡上,似乎有一间房舍。房舍不大,旁边有一棵树。

而且,落难者极目四望,似乎确实只有这一间房屋。这令他极度不安。

这里是不知名地带。但是,按照他的常识,无论多么寂寞的深山里,也往往是几户人家聚居成一个小小的村落,而不是单门独户。人本该是一种群体性生物。

但是,呆在这里是不行的。山里夜寒,越来越冷。落难者的衣服也湿透,浑身发抖。这样下去不吓死也冻死。再说这个落难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夜里觅食的野兽会突然窜到他身上。他最后只好从站的烂泥里拔出脚,向那地方走过去。

走到跟前才发现,是个小小的山神庙。庙门的上头,牌匾还好好的。他推开门进去,打开手机,找到火石跟烛台,把灯点亮。然后他才注意到,庙里十分地洁净,似乎是常有人不断地来清扫整理这里。

有人。落难者的心里一阵温暖。这时候,他突然发现,在他映在墙壁上的影子背后,赫然已经多了一个人影!

落难者怪叫了一声,猛地回头一看,顿时吓到眼前几乎发黑。

眼前的人,是个极其枯瘦的老人,浑身只套了一件草皮树叶编制的裙子类的东西,围裹了下身………他的脸瘦到几乎跟骷髅没什么两样。

这个落难者昏眩了半晌,才迷迷糊糊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看看面前的活骷髅,吓到浑身哆嗦,生不如死。不过接着,他就感到困惑,活骷髅似乎嘴巴一张一合,想对他说什么。

落难的人感到奇怪,他大着胆子探头一看,又吓到跌坐回去。他发现这个老人的嘴巴里,没有舌头。

但有残根。无疑,这个老人的舌头是被割掉了。

落难者再次吓得死去活来。接着,他感到老人把一只手,拉住他,向一个方向带过去。他过去看看,是案台上,放着一个本子。老式的竖体,右翻,毛笔小楷。

他翻了翻,上头密密麻麻,一笔一画,写的全是人的名字。

落难者随便翻了翻。难道这个是给山神庙捐献香火钱,做善事的人的名单吗?

不过,他总觉得有点凶险。

但是,活骷髅显然不肯放过他,一手指着本子,一手比划手势。

似乎那意思是,叫他把自己名字写在这个本子上?

不过,落难者一方面很厌恶活骷髅,一方面因为一个旅行爱好者长期形成的本能,他根本不愿意随意向陌生人,尤其是一个如此奇怪的人,透露自己名字;还有一方面,他也不会使用毛笔,所以不耐烦地就推开了老人。

落难者本来想在这个山神庙里,睡到天亮。不过未能如愿,因为,那个老人一直都盘腿坐在距离他不到一尺远的地方,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他几次睁眼,都看到那双动物般的眼睛,跟他对视。

落难者无法忍受被一个活骷髅这么逼视,终于无法入睡。

半夜里,他肚子很饿,难以忍受。他想了想,在他掉下来的地方,是否还有些粮食吃。他于是就出了庙门。

月亮已经偏西。落难者顺着山坡走下去,终于到了他落山的地方,吃惊地发现,那里似乎有个人,正忙碌地在一堆泥石里翻找着东西。

落难的人心里一喜欢,莫非是有队友,也落到这里了?他怎么刚才没发现呢?他高喊一声:“那谁啊?”

吃惊地发现,那人瞬间就把身躯低了下去,似乎同底下的泥土融为一体。

落难的人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慢慢地走过去。他目测了一下,根据大致的方位寻找,没有人,完全没有人。

但是,他吃惊地看到,一个大行李包被翻开,倒在泥土外面。

落难的人是有点印象的,他明白,在翻滚下来的时候,这个行李包是密封的。

他左右看看,只有死去的小姑娘还仰面躺着,苍白的小脸上涂满了血污和泥浆。

行李包被水浸透了。里面的东西一塌糊涂,全部坏掉了。他反复寻找,竟然还能找出几包方便面之类的。还有些本子,都湿透了。他随手扔掉。他记得,那好像是本名单。小姑娘导游为了方便带领旅客队伍,备了好几份名单,免得有人掉队。

落难者正打算拿着食品走掉,忽然吃惊地呆住了。

泥石流滑坡,露出了崖壁。于是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石头的墙壁,在月亮发射下闪闪发光,可能是石壁当中含有云母之类的晶体。

上面影影绰绰刻着东西。落难者犹豫了一下,本来他眼睛很好,很快适应,他看清楚了,那上面也是刻的名字。他使劲一个一个读下去,骇然发现,好些名字,是他刚刚在那本书上看到过的!

这是怎么回事?落难者思考着石壁跟那本账簿之间的关系。不过,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也无法猜测到,但是落难者就是感到,他独自站在这面石壁前,他心里发毛,这种感受,还不如去直接去面对那个活骷髅。所以他就打算回那个破旧的山神小庙。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在星星点点的反光之下,石壁上有个部位似乎在弹跳、蠕动!落难者起初以为那是一只虫子,他凑近向石壁上去看。

这一看,顿时把他吓得几乎一口血喷在石壁上。原来那石壁上,好像有人勾画似的,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不断地刻画出阴文线条,以显示出文字。在远点地方看的话,自然觉得,石壁上似乎有东西在动弹。

落难者连连后退。他不管如何,都已经看明白了。这个石壁上,那些正在新生的笔画,似乎是刻出来,但没划完一个字,就又似乎是有一个手把笔画抹平展了。最后反复的刻画,反复的抹去字迹。总之就是无法完整地刻出一个字。当然,也就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名字了。

落难者从地上爬起来,疯狂地望后跑。他已经明白了,那些名字,原来都是石壁自己,如同鬼斧神工,在那面石壁上刻画出来的。

可那本簿子上的名字,为什么会跟那个石壁上的名字,惊人地一致?

落难者一路狂奔着逃回那个破庙,碰地扑开烂木头门,一头栽倒在庙中间。他思索混乱,大脑里一片黑暗。他闭着眼睛,在干燥的地面上过了很久,他才感觉到,似乎有人跪在他面前,低头看着他。

他首先看到对方穿的衣服,不是那个活骷髅。落难者心里一激动,感到自己终于遇到了活人了。他抬头一看,原来,是个披着头发的年轻姑娘。

这姑娘穿的衣服,破破烂烂,勉强能遮羞而已。屋子里烛光昏暗,姑娘穿的衣服岁月肯定很久了,即使面对面,落难者也无法看出衣服的料子和颜色了。

不过更吃惊的是姑娘的指甲,很长,很久没修剪的样子,都带了蜷曲了。落难者看了看那些鸟爪似的指甲,感到十分厌恶。而且那些指甲似乎很奇怪,发着乌光。但是,神像前头的供桌上,烛光确实很暗。而且光的颜色是会改变所照射物体的颜色的。所以落难者无法断定屋子里任何一个东西的本质颜色。

落难者起初以为这个姑娘神经不正常,过后才意识到,她可能也是个落难的人。他这么猜测。这个猜测如果成立,当然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感觉这个女孩子总有一种凄厉味道的感觉了。

不管事实如何,这个孤独地陷身在这个迷惑的地方的男人,立刻就对姑娘有了熟悉和亲切的感觉。

落难者坐起来,问姑娘说:这里是什么地方?

但姑娘只是摇头。

落难者叹口气。看来这个姑娘也对自己的处境毫无了解了。真是同命的可怜人。落难者认为,过了不多久,他也许就跟这个姑娘一样,象个山里的神农架野人了。

至于不说话,落难者认为,是这个姑娘本来哑巴,或者根本就是在这里独自时间长,无人交谈,又遭遇大难,吓到失语。

落难者躺了很久,肚子饿得咕咕乱叫。他这才想起,自己仓皇逃跑时,把该带的东西全扔了。

他饿得混身发软。这个姑娘眼睛亮了亮,露出一丝笑容,指了指门外。

落难者不解。姑娘已经闪身走出破门了。

外头天没亮,阴影乱飞。落难者突然警觉起来。他看到了一片山林。

落难者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太害怕了。

他感到难以理解造化的神功。

落难者,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心惊胆寒地抬起头,看天空。

月亮象恶作剧似的,被一阵风吹着,轻飘飘地,自那个“井口”往远处飘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