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之断魂桥

木沐

A A A

(一)

陈天华学的是师范专业,毕业之后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去一个名叫赵家村的山区教书,那里穷乡僻壤的,连家里面的人都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可是,陈天华不这么想,他读书的时候看过很多关于山区孩童上学问题的报道,那些孩子渴望知识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陈天华的心!

陈天华在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和家人道别后,便坐火车来到了赵家村所属的镇上,随后,从居民的口中得知,要到赵家村去还需要坐几小时的马车,走几小时的山路!

对于一个一直生活在城市的陈天华来说,这段行程差点要了他的命,揉着自己不停发颤的双腿,陈天华差点打起了退堂鼓,不过,当他历经千辛万苦到达赵家村的时候,看见那些淳朴可爱的孩童怯生生的叫他陈老师的时候,一种莫名的使命感让所有的抱怨和疲倦都瞬间烟消云散了!

陈天华所住的学校是整个村子最好的建筑,唯一一个两层楼的瓦房,为了留住陈天华这样的乡村教师,村长还特意想办法在学校建造了浴室和厕所,虽然用手不怎么方便,但是,起码不用和其他村民一样,上厕所去猪圈了吧!

学校之前也有一名乡村教师,是女老师,因为怀孕了,要回城里养胎,所以没有办法继续教书了,和陈天华办了交接后,就离开了赵家村!

一开始,陈天华十分不适应这里的生活,白天要教书,晚上呢,除了备课以外,还要到村头的水井打水,对于他这样有些许洁癖的人来说,如果哪一天不洗漱,他都受不了,所以,前面的几天,这样的日子让他身心俱疲,不过,人的适应能力也是很强的,一个月之后,陈天华也渐渐适应了这样的日子了,不再在夜晚想着回家的事情了!

现在的陈天华,竟然有些爱上了这里的生活,赵家村其实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贫瘠,反而如世外桃源一般,山民都很淳朴,粮食也都是自给自足,偶尔还能吃上野味!陈天华在这里倒也觉得悠然自得!不过,某日,村长找到了陈天华!

看着村长踌躇的样子,陈天华知道他有话要说!

“陈老师……在这里住的还行吧?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需要呢?”村长笑着说道。

“没有……没有……”陈天华摆手说道:“大家对我都很好,我也很喜欢这里……”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就怕亏待了你们这些城里来的孩子……”

“哪里的话啊,没有什么亏不亏待的,我来赵家村就是为了带给孩子们知识,让他们了解自己不曾了解的世界,我并不是为了舒适和安逸才来这里的,对吧……”陈天华说着心里话。

村长听后,连连点头:“是是是,我知道你是为了孩子们好,谢谢你,陈老师……不过……我们也希望你过的好……”

陈天华点点头,说:“有大家的关心,我在这里过的很舒适……没有什么不好的……”

话说到这里,上课的铃声响了,陈天华想要道别村长,但是,村长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村长,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

“行!那我就说了。”村长拍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似乎下了什么很大的决心:“陈老师,没事呢……别去村南的石桥!切记啊……”

“村南的石桥?为什么不能去?”陈天华虽然从来没有去过村南的石桥,但是好奇心开始作祟了!

村长摆摆手,似乎不愿意说原因,只是不停的提醒着陈天华:“千万别去啊……那里不安全……”说完,就离开了学校!

(二)

因为村长的一番话,让陈天华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他脑子里一直思考着,为什么村长不让自己去村南的石桥,还说有危险!

难不成是因为石桥是危桥?即便如此,村长大可以直接说出来啊,为什么不愿意告诉自己原因呢?

身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陈天华的内心如同猫抓一般,迫切的想知道关于石桥的答案,下午放学后,送走最后一个学生,陈天华径直来到了村长家……

“陈老师,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即便说出来,恐怕你也不会相信的……”村长似乎有什么苦衷似的!

“村长,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而且,既然你已经告诉我不能去村南的石桥,总该告诉我愿意吧,不然,我还得自己去寻找愿意……”陈天华笑着说道,不过,语气里竟然带着一丝‘威胁’的意思!

果然,村长听见陈天华要自己去寻找答案,当即脸就白了,他急忙起身,大声说:“不行!你不能去!我不同意你去……”

陈天华没有想到村长反应会如此的强烈,吓的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村长好像也意识到自己激动了,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随后,叹了口气说:“哎,陈老师……你有所不知啊……”

陈天华思考了一天其中的原因,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村长所说的原因会如此的荒诞!

“这事情还得从建桥时候说起……”村长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似乎思绪又回到了以前:“整个山区,因为只有赵家村有所学校,所以,整个山区的孩子想要读书,都必须走很远的山路来到赵家村,可能陈老师也知道,孩子们求学心切,无论路途多么遥远和艰辛,他们都毫无怨言,每天天不亮就出发,从四面八方赶到学校……”

关于这一点,陈天华深有感触,他对于这些孩子的毅力是万分的佩服,这也是城里的孩子做不到的地方,正是因为如此,他更加不愿意离开这帮可爱的孩子们!

“我们也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为了让孩子们不再那样的辛苦,我联系了山区里几个村的村长一起开了会,想要解决孩子们上学路程远的问题,经过一天的讨论,我们研究了地理位置,发现,如果连通村南的两座山丘,可以大大缩短所以孩子的行程距离,因此,我们决定在村南建桥……”村长说到这里,仍旧满脸得意:“所以,开完会的第二天,我们就各自在自己的村子里召集村民们开讨论会,想要尽快定下这件事情!”

“谁知道,事情进展的无比顺利,村民们听说是为了孩子们上学修桥,没有一人反对,都举手赞成,筹款也在短短几天内筹齐了……我们联系到山外的建筑队,他们听说修桥的目的,也表示将以最低的价格帮助我们建桥,我们很感激他们,签了合同之后,就开始施工了……”

原本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建桥的时候却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赵家村里住着一个疯子,平时少言寡语的,但是,在见到石桥之后,疯子竟然恐惧的大叫起来,说什么,这桥是通往阴界的通道,让施工队拆除!

村里的人哪里肯听一个疯子的话,石桥如期修建着,疯子也是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试图阻止施工队施工,因此,村长还专门让村里的壮丁将疯子控制住,不让他接近石桥!

终于,石桥修建好了,古朴,结实,谁看谁喜欢,大家相约着在村里举行完工仪式,以此来庆祝石桥的修建完成!

“哎……可是,在这个时候,疯子突然之间暴毙在自己的屋内……”说到这里,村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哽咽的说道:“都怪我……都怪我……如果相信了他的话……这桥也就不会出事情了……”

“相信疯子的话??”陈天华百思不得其解:“还有,这桥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村长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当时大家都沉浸在喜悦当中,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可是,这桥的的确确如同疯子所说的那样,不吉利!!”

“难道说……”陈天华似乎猜到了什么。

村长点点头:“是的,因为这座石桥,死了好几个人……”

“不会吧……有证据表明是因为这座石桥导致的死亡吗?”陈天华觉得不可思议!

“我不知道证不证据,我只知道,只要是在夜里走过这座桥的人,最后都死于非命了……所以,我便下令封了这座石桥,任何人都不能从那里通过……”村长语气里带着无比的悔意!

死于非命??

陈天华不这么认为,落后的山区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总是喜欢将事情推脱给鬼神说,这样的行为对于受过高等教育的陈天华来说是及其幼稚的,陈天华认为,这石桥肯定另有蹊跷……

(三)

别了村长,陈天华回到学校,他回想着村长的话,越想越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如果这石桥真的能缩短同学们上学的距离,把它封了不就太可惜了吧,每天早上他看着同学们累的满头大汗来学校上课,陈天华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不行……一定要破除迷信,让石桥重新启用,方便学生上学!

想归想,如果真要让全村的人相信这桥没有任何问题,光凭自己劝导是没有用的,一定要拿出有力的证据!

“好!!今天我就把这传言给破了!”陈天华拍了一下床板,做出了决定,等会,自己就以身试法,到村南去看一看!!

心里有事情,觉也就睡不着了,陈天华拿着手电出门了,走在村里的山路上,他的心里还有一丝的兴奋,小时候那种探险的心里状态再次出现了,此时此刻,陈天华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名大侦探!

村里的人都睡的早,现在才十点钟,整个村子就已经陷入了一片漆黑!而城市和乡村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空气的污染程度了,在这里,明月亮的如同一个小太阳,陈天华根本不用手电筒也能够看清楚脚下的道路!

沿着村里的大路,没走多久,陈天华就来到了村南,还真别说,自从陈天华来到赵家村,这里他还是第一次来,陈天华本不是一个爱闲逛的人,况且平时工作繁多,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过来!

不过,这次来到村南,陈天华看着不远处那乳白色的石桥,又看看身旁废弃的房屋,心中暗说:看来村民对于石桥的敬畏程度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想象,连住房都能舍弃掉!

陈天华摇了摇头,一步一步的朝着石桥走去,离石桥越近,陈天华越觉得有些失望!

原本以为村长口中这恐怖的石桥真的有什么魔力,能够让人体产生不适,可是,陈天华都站在了桥头了,也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舒服,这石桥……不就是普普通通的石桥嘛……

石桥确实像村长所说的那样,很古朴、漂亮,横跨在两座山丘上就如同一匹跃跃欲试的白马,雄壮且潇洒……

一阵寒风吹来,陈天华打了一个冷颤,现在已是深秋了,山里的气候下降的很快,自己得赶紧检查完毕,然后回家睡觉,不然真的会感冒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