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折

陈晓之

A A A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题记

1

花花和顾琳坐在咖啡店最角落的位置,目光不断张望大门。她们是在等人。

渐渐,一个小时过去了,要等的人始终没来。花花有点不耐烦,正欲掏出手机打电话,目标到了。

沈怡推开门走入咖啡厅,穿一件高档香奈儿时装,手里挎了一个鳄鱼皮的格子包。她一眼便看到两人,径直走过去搬开凳子坐下。

“等你好久了,”花花有点抱怨:“等会你要请客。”

“好。”沈怡点头,把包包放在桌子上。花花与顾琳的眼睛错不开了,死死地盯住那个包——对于女人而言,包包是极具诱惑力的,更能代表身份,如男人对权势的着迷。

那个包,一看便知道很贵。

“新买的,”沈怡镇定说道,服务员正好走了过来,她小声地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后又看向二人:“我前段时间和我老公在法国买的。”

猛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拿过包包自里面掏出礼物,是两瓶包装精致的香水。她把香水递给二人。

她是三人中最有钱的那一位。

喝完咖啡,三人又自街上逛了一圈,所有的账都由沈怡承担。她有好几家名店的会员卡,可以打八折。

逛完街,沈怡上了她老公前段时间新给她买的法拉利,一个人先走了。剩余两个,站在街上一脸羡慕。

“真羡慕沈怡,如果我有个这么有钱的老公就好了。”顾琳垂着脑袋,半是抱怨,半是感叹。

花花听了不说话,她亦羡慕,人人都是,爱钱。

回家,花花推开那扇老旧掉漆的门,房间很小,有一种窒息的沉闷。里面的家具大多半旧,是结婚时买的,已经很久了。

她看了看屋内,有点感叹自身。论外表,她并不比沈怡差,但,于婚姻而言,却是天差地别。

是的,她的婚姻很失败,丈夫是一名普通的工人,每月工资不算多,勉强维持生活,难以让她过得好。更何况,现在经济不景气,随时可能失业。

但,沈怡不一样,她老公是大公司高层,手里又有股票,家产丰厚,堪称首富,钱多的几辈子用不完,可谓衣食无忧,足够挥霍。

更可气,三人是发小。

三人自幼结实,邻里邻居地住着,自小学到大学都是同校。这更让人嫉妒了——

正懊恼,花花丈夫回来了。

他推开门,扑面而来一阵酒气,熏的花花难受。

“你又喝酒了?”

“嗯。”她老公郑楠点点头,径直到床上躺下,衣服也不脱,很快便入睡。

花花莫名心烦了。

结婚八年,所有的激情都被一点一点磨掉——曾经的天长地久最终输给了柴米油盐。

不待花花想其它,郑楠的呼噜声便传了来。花花不愿听那刺耳的声音,转身进了厕所,但不慎撞到椅子,郑楠被吵醒。

“你走路不能轻点吗?我昨天夜班。”说完继续睡,似乎只为这一句。

花花转身走出家门。

大街上,车水龙马,繁荣鼎盛。花花愈加感到迷茫。

她家附近是个步行街,里面的衣服虽非名牌,却也很有档次,一件件都好漂亮,让人着迷,价格并不算太贵,最高昂不过一千。但她买不起。

走了一圈,一直到天黑才回家,回去时郑楠已经不在家中,他上班去了。

正欲要去做饭,手机响了,是顾琳打来的,她约花花出来吃饭,是沈怡请客。

地点是一家很高档的餐厅,吃的是中国料理,有鱼翅和鲍鱼,都是上品,一般人难以消费。

连前菜都格调十足。

一顿饭吃完,花花有点不好意思:“真是的,每次出来吃饭都是你买单,下次我们去吃点普通的,我和顾琳请你好了。”

沈怡一笑,随手自包中取出一包烟,打出一根点上,吸了两口:“不用,我们什么关系,我请客就好。”

每次都是,出来玩耍,亦或吃饭,总由沈怡买单,仿佛于她而言,维系友谊最好的动力是金钱。

吃完饭,三个人又在街上逛了一圈,沈怡便先走了,留下顾琳和花花在路上吹风。

“真好,我什么时候才能像沈怡一样,肆无忌惮的请客?”顾琳望着路边的建筑自然而然地说了这么一句。

她刚和老公离婚,目前金钱状态不大好。

花花没有接话。

“有的时候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做她的朋友,也是,小怡那么有钱,我们两个……”顾琳看了一眼花花,没有继续说下去。她陷入沉思,须臾才开口:“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我们是占她便宜,她总不让我们请客,每次吃饭都是花她的钱,真不大好意思。”

花花顿时恍惚了。

“为什么她命那么好,我们长得也不差,怎么就嫁不到有钱男人?”顾琳又感叹了一句。

尔后,两人又聊了会天,便各自回家了。

晚上睡在床上,花花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是了,三人中长相最次的是沈怡,虽也好看,但到底不如花花和顾琳。

她愈加觉得不服气。

一夜过去了。

2

次日上班,花花都没什么精神,做工时出了差错,挨了上级的骂。下班更是颓废,一进家门便看见郑楠躺在床上,只穿了一条底裤。

因了喝酒,又加之年纪问题,郑楠的啤酒肚已经很明显了。鼓起来,似三个月的妊娠。

“你回来了?快做饭吧,我饿了。”郑楠说:“等了你好久呢。”

花花没有说话,直接去了厨房完成当天的又一“任务”。她心中想:肚子饿你不会自己煮饭么?

但没说,为避免一场争吵。

晚上,郑楠到点出去上班,边出门边吹口哨的样子十分难堪,仿佛一个中年的流氓。

望着他的背影,花花陷入沉思。正出神,电话打来了,是沈怡。今晚是她老公生日,约两个姐妹一起吃饭庆祝。

花花本不想去,可还是去了——反正待在家也无聊。

其实她和沈怡老公并不熟,只在两人结婚时见过一面,他太忙了,亦不大和她们两个女生应酬。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