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杀人游戏

A A A

必须先杀一个人才行.低光屏幕显示,对面黑处有5个房间:亲人、朋友、路人、喜欢和厌恶,我需要选一个房间偷氧气,和一个数字,刚想好对面灯亮了,那人!所以是我厌恶的和厌恶我的么?!“你太自私了!”

自私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到了这关头,谁都会这么选择的吧,这才是最理性的抉择吧?

五个选项的选择题,不作出选择就不能活下来,到了这种关头,我想谁都会选择先杀死那个自己最厌恶的人吧。

“叮!”屏幕跳出了新的画面——congratulations!你的选择正确,为你争取到了三个小时的氧气量。下一次选项将会在3小时后出现,请珍惜你所拥有的时间。

我松了一口气,又能多活三个小时了。

“大家,都还好吗?”低光屏幕的右边有一个喇叭和话筒,声音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喂喂,有人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我刚想回话,一个男低音响起,“听见了,你是谁?”声音里满是警惕。

“我叫。。。我是个高中生,今年高二。。。”从声音来判断,主人应该是个年轻的姑娘,“我想问一下,你是工作人员吗?我不知怎么的就来到这里了,可以让我出去吗?家里还有人在等着我的。”

“工作人员,小姑娘我还想问你是不是工作人员呢!莫名其妙醒过来就来到这里了!!!”男低音的主人突然发起了活,“莫名其妙做什么选择题!快放老子出去!”

“我想你冷静一下比较好。”是一个新的声音,清脆动听,感觉是个年纪不大的男生,“我想问一下,还有别的人可以听得见吗?”

“还有我。”虽然不知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但我选择不再沉默。

“还有我。”又有新人出声了。

一番交流下来,我终于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林晓璐,女,17岁,高中生。

何晓凤,女,36岁,家庭主妇。

李骁,男,25岁,超市的夜班打工者。

刘正闫,男,46岁,是政府的公务员。

还有我,叶南白,男,21岁,是名大学生。

大家都是互相不认识的人,起码都没听说过对方的名字,也不曾耳闻对方的嗓音。或许是拘谨或许是警惕,大家的自我介绍都少得可怜,一副不愿透露自己真实信息的样子。大家都被困在这个冰冷黑暗的房间,心情低落都失去了交流的兴趣。

正如我所猜测的样子,没有人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只记得自己睡醒来就来到了屏幕前。房间里的东西也少的可怜,目测是三米为边长立方体,墙壁厚实不像是能轻易打破的样子,甚至都没有一扇门。没有灯光,唯一的照明来源是桌子上的电脑屏幕,昏暗压抑。

“那个,刚才的选择题,大家怎么选的啊?”是林晓璐提的问题,但这也是我所想说的。

“我选了厌恶,提示说的回答正确。”

“我也是。”

“我也是。”

“看来大家的选项都是一致的啊。”刘正闫用他的男低音总结道,“我收到的提示是,得到了三个小时的氧气,下一次的选项将会在三个小时后出现。”

“那个,我刚才在墙上发现一行字,说,”林晓璐怯生生地回答,“说,答案不统一者判为错误,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吧,是不是说我们做选择的时候,如果有人的答案和别人不统一就会被判断成错误啊?”李骁接过了话。

“但是这话好像有点道理啊,你想刚才我们都选择了厌恶,结果大家的答案都是正确的。”我插嘴道。

“怎么才能保证这句话是对的?”刘正闫提出反面意见,“你的那行字是哪里来的,这房间里根本没有笔,怎么可能有人在墙壁上写字。”

“不是写的,是拿指压盖划得,我是刚才摸墙的时候发现的痕迹。”林晓璐的说法也比较可信。

我想,或许被困在这个房间里进行选择问题的不知我们这五个人,在我们之前也有些悲惨的前辈,而他们中的某些人找到了一些门道,就把诀窍用指甲盖划在了墙上提醒别人。这样子也说的过去。

“那等会我们做选择的时候,都要选择同一个答案咯?”

“这还不简单,大家一会都选择最后一个厌恶呗~”李骁这么说道,大家纷纷表示赞同,事情好像就这么轻易解决了。虽然不知这个所谓的死亡抽氧气游戏是谁发行出来的,我有事怎么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但现在我们好像找到了系统的bug。

莫名松了一口气,聊天的气氛也变得愉快起来,毕竟这样子大家的氧气含量又有了保证,谁也不会因为缺氧而死了。就连之前一直不说话的家庭主妇何晓凤也终于开口聊天了。

终于,倒计时到了,三个小时即将过去,我们也将要迎来下一次的问答时间。

眼看着屏幕上的数字不断缩小,突然我灵光一闪,叫到,“万一题目变了怎么办!”

“欢迎进入问答环节,沟通话筒将失效,等到回答环节结束回复正常。”

“请听题,世界上第二高的山峰是干城章嘉,请选择对或错。回答正确者将得到3小时的氧气用量。”

题目,变了。

“干城章嘉?”我心想,“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第二高峰是…干城章嘉?”我努力的回想着答案。

如果和大家的答案不一样就会死,只要大家都答出正确答案就好了…第二高峰到底是…是…戈尔巴乔夫?

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名字。于是我按下了“错误”。

“叮!”的一声,我期盼的画面跳了出来,“congratulations!你的选择正确,为你争取到了三个小时的氧气量。下一次选项将会在3小时后出现,请珍惜你所拥有的时间。”

话音刚落,话筒中就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

“怎么样,大家没事吧?”李骁声音里带着焦急。

“我没事。”我说。

“幸好我们学了地理,第二高峰是乔戈里峰才对。”林晓璐说道。

这让我不由得有些尴尬,不过好在他们并不会看到我的表情。

其他两个人也报了平安。

“啊,太好了。”我说。“没有人遇到危险。这么巧,大家都选对了?”

“嗯,我想着之前说好选最后一个厌恶,虽然题目变了不过我想还是选最后一个吧,应该大家都这么选的吧。”何晓凤说。

刘正闫是最后一个发言的。他的语气凌乱,显然吓得不轻。

“我…我本来要点正确的…不小心点了错误…该死的!快放我离开这里!”刘正闫那边传来了敲桌子的声音。

“叔叔…你…不要敲啊…我好怕…”林晓璐的声音有些颤抖。刘正闫却变本加厉的发泄着。

尽管刘正闫一直不停的打砸叫喊,房间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过了一刻钟,他深呼吸着回到话筒边。

“对不起…我已经冷静下来了。”他说。

林晓璐已经在轻轻的抽泣了。

“我们下一题也要统一答案。不管问题是什么,我们一起选最后一项答案就好。”刘正闫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我们表示了同意以后,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三个小时之后,题目再次出现。

“一加一等于几?

三”

几乎毫不犹豫的,我选择了三。

收藏